第十五章 喜相逢

  红莲心静如水的诵读着经文。简拾看不见,红莲不自知的是:其后脑处从若隐若现到渐渐轮廓清晰的出现了一轮金光。

  简拾来到陆翀所在的山峰,看着那座已如一座小山的离火鼎,不由得暗暗赞叹!该是谁的就是谁的。我家陆翀真棒!

  回到师傅的院子,收敛了所有的思绪,召出长戈,从第一式开始从头练起。

  荡清平是针对群攻的招式,自己还从未使用过。要将力道均匀分布于长戈上…等等,若是长戈百丈长千丈长,那这一招出去,真是天下太平了。

  想象着自己挥戈荡清平的霸气身姿,简拾突的脸上一僵…

  师傅啊!我是女儿身…

  一日复一日,荡清平被简拾练得从虎虎生风到暗潮涌动,已不觉窥得精髓。

  青云远也要从头再来,距离要可控!不能一味地追求速度。

  此后正阳山的天空中多了一道忽来忽去的残影。渐渐的,残影不见,只剩下阵阵疾风。

  陆翀的山峰,想到即到;祖师堂的红莲,立刻身形便稳稳的悬浮于门前。

  这一日,简拾正玩儿得乐不可支,胸口的魂灯瓶突然一凉。

  心里一紧。简拾连忙掏出魂灯瓶查看。心,迅速地往下沉……陆翀,红莲,我得走了……我要离开你们了吗?

  站在离火鼎下,想着那个一眼万年的人,瞬间泪如雨下……我可不可以不去?我不过金丹修为,去了又能如何?魂灯的秘密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不说,谁知道?我可以继续努力修炼,早日化神登天,一层一层地打上三十三天!

  不可以。简拾惨然一笑。“骗不了自己。”这一生有多少话可以和陆翀说,此刻,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即将永别的巨大悲痛压得简拾呼吸困难。真想扑到那人的怀里紧紧抱住永不分离!

  “陆翀啊……”

  简拾机械地转身离去。

  来到祖师堂,看着红莲端坐的背影。简拾轻声说:“我得走了。我要自散魂魄入青莲塔了。他们需要我。”

  红莲停止了诵经,回头看了看简拾。然后站起身来笑着对简拾说:“拾儿你不需要死。有我在呢。你忘了?”红莲指指自己,

  “三十三天哦!”

  简拾瞬间瞪圆了双眼,惊喜地一跃抱住了红莲连声大叫“红莲红莲红莲”

  一把召出长戈踩于脚下,一边对红莲说:“上来!我带你入冥界!”

  红莲又笑着摇头:“不!我带你入冥界!”

  一朵莲蓬自眉心飞出变成小船大小,一牵简拾的手飞跃而入,转瞬没地而入。

  还未等简拾四下打量,倏尔莲舟又是一动。再睁眼时已是杀声震天!

  青莲塔!这一定是青莲塔!

  简拾未及与红莲交待一下就一招青云远飚了出去。

  刚到近前就看到红莲已在身前倒扣莲蓬于塔顶,单手持礼,刹那金光大放。

  争斗双方瞬间静止。黑色制式长袍的大群阴差皆双手捂头,缓缓跪在了地上,俄而厉声惨嚎,满地打滚。

  红莲一声佛号,轻叹道:“罪孽深重”。

  据守塔口的众人也沐浴在金光之下。高举双臂,神色安详。

  忽然,一个声音自塔内传来“拾儿!”接着就是一连串的呜咽哭嚎夹杂着含糊不清的哭诉。

  一个身影自塔口挤出直奔简拾扑来。

  “师傅!”

  简拾一跃而起,扑到来人的怀里欣喜若狂!

  师徒二人一个哭一个笑看呆了众人。

  红莲喧了一声佛号,收回莲蓬,笑曰:“小僧红莲,见过各位道友!”

  然后走向一个直勾勾盯着他看的人身前,

  “师兄!别来无恙。”

  程不悔抬头向上,咽下了涌入眼眶的泪水。轻声似呓语,“盘儿……”

  红莲望了望巍峨耸立的青莲塔,一字一句的说:“我们将站在一起,并肩作战!死了也不休!”

  惊鸿隐在简拾的识海没有出来。

  他呆呆的看着青莲塔,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在莲叶上,溅起层层水雾,再被莲叶吸收殆尽。

  “我想你……”

  泪水无有穷尽串串跌落,莲叶上似乎荡起了层层涟漪,慢慢传递给那杆一枝独秀的莲花,花瓣一片一片绽开,先是露出了嫩黄的花蕊,继而翠绿的莲台也显露出来。大量的混沌清气蓬勃而出。

  简拾这时一惊,神识探入瞬时大喜。

  “师傅!我要闭关进阶!”

  程不悔深深凝视了简拾一眼,遂牵起简拾直入青莲塔最上层。“索澜山,王朴重护法。”

  程不悔心中记挂着一事,吩咐之后迅速回到红莲处,刚要张口,红莲一拉他的手,淡淡一笑,“叙旧不急,我们先去走一遭。”

  莲蓬一踏,二人眨眼不见。

  侥幸逃回的阴差跪在白斩面前如实交代了眼看着就要攻入青莲塔却神兵天降来了一个三十三天的 ,还未讲完就被白斩拍了个魂飞魄散。

  “三十三天?哼!三十四天的下了地府也只能是个化神!”

  飞身而出迎头就撞上了红莲二人。

  “三十三天?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彻底傻了的白斩只是反反复复地重复着一句话,毫无反抗之心。

  “是了盘儿,我正要问你这个,你怎么……”

  红莲再次打断了他的话。

  “师兄,先办事再叙旧。”

  一跃伫立于冥王府最高处,掷出腕上佛珠,双掌合十,三部经文循环吟诵。珠串越变越大越飞越高渐渐分开了距离,重新变成了一个一个独立的佛珠。但十六颗佛珠依旧保持圆环状态旋转着。慢慢的,自佛珠上一个个梵文放射出炫目金光遍洒地府幽冥,腾腾黑气似枯叶遇火般触之即燃,幽冥府阴兵大营则哭嚎震天。

  程不悔看着脚下的冥王如同一块黑冰遇到骄阳般转眼消失的无影无踪。只余一面银质腰牌留在地上冒黑烟。

  欢喜全无,忧虑更甚。

  当佛珠绕着冥界转了一圈归来的时候,整个冥府已是一种干净的土黄色。

  只有业火池上空依旧黑炎蒸腾。

  红莲收回珠串一个一个依次摸了一遍,随后递给了程不悔。

  “师兄,是的。就是你猜的那样。”

  程不悔怔怔的望着分别万年才刚重逢的师弟,心下大恸。

  “为什么一定要这样?没有别的选择吗?”

  “师兄,一万年了。我怕师傅他们挺不下去了!”

  “再说,今生我是佛修,不畏生死,只问圆满。”

  红莲将佛珠手串塞进程不悔的怀里。

  “如今,莲蓬无籽,得证圆满!”

  “你将它炼化了,平时置于塔内巩固神魂,对战时也是邪佞的克星。若他日找到碗儿,告诉她,我就在这儿。”

  说到这里,熊熊火焰已从红莲的脚下开始燃烧。

  “告诉拾儿,慢慢修炼,替我征战三十三天!”

  余音犹在,烈焰已然吞天。一朵硕大的红色莲花自烈焰中冉冉升起,旋转着直奔业火池上空。随后一个翻转,铺天盖地的金光卷着裂焰将整个业火池笼罩其中。

  程不悔紧紧地闭上双目,却怎么也挡不住涕泪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