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舞者

  我被叫醒的时候,天已经完全暗下来了。叫醒我的是艾玛。她带着惊讶的表情叫醒睡得很香的我。

  “我亲爱的,你没有不舒服吧?”艾玛摸了摸我的额头,“看样子没有发烧——你怎么在这里睡着啦?苏珊娜呢?我记得她说要来找你的。”

  艾玛四下张望。我直起身子,打了个哈欠:“苏珊娜离开城堡了,她说她要去冒险。”我这么撒谎道。艾玛瞪大眼睛:“嘿!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了,我亲爱的艾玛小姐。”我认真地点点头。艾玛看了看我头上夹的发夹,还有手里拿的八音盒,点点头道:“茉莉花发夹确实很适合你——不过现在的重点可不是这个。你说苏珊娜走啦?她告诉过你她打算离开城堡的理由吗?”

  我摇摇头:“她只说要离开城堡,其它的什么都没说。”

  艾玛露出颇为惋惜的表情:“噢……天大的悲伤事!苏珊娜甚至都不告诉我她要走!你知道,城堡上下没有任何一个人不喜欢苏珊娜的!”

  “我当然知道,亲爱的小姐。”我回答。艾玛完完全全上当了呢,不过谎言马上就会揭穿,因为马上就要到晚饭时间了。

  这时候,我忽然打了个响亮的喷嚏。站在旁边兀自哀伤的艾玛吓了一跳,她凑过来,一脸担心道:“我想你一定是感冒了!初春的天气还是很冷的,你又什么都没盖地睡在这里……快跟我去找艾丝特。”

  艾玛拉住我的手腕,她的力气很大,我只能跟着她往升降电梯那里去。艾丝特一定会想方设法把我的头颅剖开——然后安装在其他的躯体上。

  我幻想着这恐怖的场景。电梯马上就到了33层——也就是我们居住的地方。艾玛拉着我往艾丝特的房间走去,我挣不开她的手,只能跟着她走。

  走到半途,及时出现的苏珊娜拯救了我——她忽然出现在我们面前,和急匆匆的艾玛撞了个满怀。

  “哎——请小点心……苏珊娜?”艾玛看着眼前娇小可爱的女孩嚷道,“我的天呐!我还能见到你!你是来和我告别的吗?”

  苏珊娜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泪淋淋的艾玛:“我亲爱的,你在说什么?”

  “我在说,我对你马上要离开城堡却还记得跟我告别感到开心——虽然我并不舍得让你离开城堡。”艾玛拥住苏珊娜,“就算你离开了,我也会一直记得你!”

  苏珊娜一头雾水地皱起眉头:“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走?”

  “嗯?”艾玛挪开一点距离,疑惑地看着苏珊娜,又看向我。

  谎言要被揭穿了。当苏珊娜露出有些不高兴的表情看向我的时候,我就有被她变成青蛙的不祥的预感。

  苏珊娜气鼓鼓地说:“艾玛!你就不该信莎西的话!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你等着,我总有一天要把你变成乌鸦!”

  苏珊娜“哼”了一声离开了。艾玛看着苏珊娜离去的背影,轻轻舒了口气:“好在只是玩笑……我想你还能开玩笑的话,应该是没什么事。”

  “我好得很,亲爱的小姐。”我回答。艾玛看了看我面无表情的脸,拉起我的手,转身去了另一个地方。

  她把我带到了她的房间里。她的房间的陈设有些简单,除了衣柜和床以外,基本上没什么装饰品。

  “因为跳舞需要很大的空间。”艾玛关上房门,这么说道,“如果放太多装饰品,很容易在练习的时候撞到。”

  “艾玛是卡巴卡学院的舞蹈老师吗?”我问道。艾玛点点头,露出自信的笑容:“当然!我可是世界上最出色的舞蹈家。”

  “艾玛为什么要来到城堡呢?”我坐在艾玛递过来的椅子上。艾玛边说边打开了音响——这是一个盒子状的黑色玩意儿,摁下盒子背面的按钮就能播放音乐——优美的音乐流淌而出。艾玛看向我:“因为我不喜欢和那些只追求功名利禄的家伙一起。”

  艾玛舒展柔软的四肢,轻盈地随着音乐翩翩起舞。音乐是《亚麻色头发的少女》,是我的故乡的歌谣。艾玛在这轻柔的音乐声里旋转着,就像王宫里的大花园的蒲公英一样,随着音乐轻柔地摆动身姿。

  像蒲公英一样自由。很久以前,那个人拉着我的手,对我这么说过:“我想成为像蒲公英一样自由的人,无论到哪里去都能随心所欲,就算到了天涯海角也不会有人记得我。”她在春风里轻柔地舞蹈,就像现在的艾玛一样,尽情忘我地舞动身姿。

  艾玛不知道什么时候结束了舞蹈,她拍了拍我的脸颊,坐在了我的旁边:“你可真是个奇怪的家伙,一会儿满嘴谎话,一会儿又像陷入回忆一样呆愣。”

  艾玛挨近我,小声问道:“你在想什么?王宫的情人?”

  “你喜欢蒲公英吗?”我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抛出了这样的一句话。艾玛疑惑地看着我,点点头说道:“当然!我最喜欢蒲公英了。”

  “我想像蒲公英一样自由自在。”我低声重复那个人说过的话——当然,我用的是F国语。艾玛并没有听懂我在说什么,而是露出更加疑惑的表情。但是她也并没有接着问下去——大概是知道我不可能老老实实告诉她。

  或许艾玛的性格很像那个人呢。我看着艾玛轻轻打着节拍的手指,她一定又在思考新的舞蹈动作。

  那个人和艾玛一模一样——比起音乐,她更喜欢舞蹈。比起音乐家,她更像一个出色的舞蹈家。

  我们之后再没说话。直到苏来敲门叫我们下去吃饭,我们才一前一后离开房间。我询问走在我身后仍然在思考什么的艾玛:“我以后可以常来你的房间看你跳舞吗?”

  艾玛似乎有些不明白我的问题,但即使如此,她还是笑着回答:“当然可以,我很欢迎你来!”

  我们和苏一起到了饭桌前,大家早就侯在那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