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即使是宇智波佐助,也免不了有身不由己的时候。

  比如现在,春野芽吹皱着眉把正襟危坐的宇智波佐助从最顶上的发丝打量到最下方的脚后跟,又瞟了眼一改从前葛优躺且第一次在家里坐得如此端正的春野樱:“你们……已经结婚了?”

  宇智波佐助和春野樱不置可否。

  春野芽吹倒也没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她搞不太明白这个宇智波佐助除了长相帅气以外其他的魅力在何处,家道中落便罢了,还缺了只胳膊,最主要的是整个人看上去冷冰冰的,一副不会照顾人的样子。

  自家女儿从小一天念叨个几百遍就算了,小时候情窦初开有个暗恋的人也正常,只是如今这婚还说结就结。

  结婚啊……明明就是一件关乎后半辈子的大事嘛。

  好在春野芽吹也是有心理准备的。樱的同辈个个早已出双入对,唯有樱一人无视所有追求她的男性,有非宇智波佐助不嫁的作风。而如今樱和从小喜欢的人喜结连理,做母亲的也没什么可反对的。

  “啊哈哈哈哈哈哈!”春野兆打破了空气中弥漫的沉默,莫名拍着膝盖仰天大笑起来,“小樱结婚了啊!”

  “爸爸!”春野樱早已习以为常,但现在还有佐助君在呢,她红着脸出身提醒,又转头窥察宇智波佐助。

  看到宇智波佐助如常的神情,春野樱才松了口气。

  面对古灵精怪的丈夫,春野芽吹倒是置若罔闻,只是再次嗟叹,看向佐助和樱两人:“那婚礼呢?什么时候办?”

  “我不在意这种东西的!”春野樱抢先开口,“佐助君的行踪是隐匿的,不适合办这种大张旗鼓的东西,而且明天我和佐助君就要离开木叶去旅行了!”

  春野芽吹明白,言外之意便是没有婚礼。

  虽然母女俩不时有拌嘴,但春野芽吹不是一点都不了解自己的女儿。樱这孩子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少女心却一点也不比其他女孩少,即使在成长中藏匿了起来,也不等同于消失。

  她还记得樱在忍者学校还未毕业的时候,手中攥着蜡笔在洁白的纸张上涂画着,嘴中还嚷嚷着什么“佐助君”“婚礼”之类的。

  春野樱到底是有多喜欢宇智波佐助,春野芽吹觉得用世界上现存的所有计数单位都无法测量。

  “这些繁文礼节没有必要啦,我和佐助君都不喜欢这些的,是吧,佐助君?”樱还有些画蛇添足般加上一句。

  樱在撒谎,她最爱的三人都可以看出来。

  “嗯。”但宇智波佐助还是应了。现在对他写轮眼虎视眈眈的还不计其数,出于对他们的安全着想,大动干戈举办婚礼什么的,确实不合适。而且他觉得感情什么的没必要宣扬,只要两个人一直在一起创造新的回忆,那婚礼什么的仪式可有可无。

  若是樱喜欢的话……那在旅行中找到一处风清月朗、云蒸霞蔚之地完成仪式,便足矣。

  “可是婚礼是爱情中很重要的一环啊。”春野芽吹心有些钝钝的痛,这种时候她倒宁愿樱任性一点儿,“樱,你确定不后悔吗?”

  “不后悔。”春野樱说得铿锵有力。

  表达的既是不举行婚礼的态度,也是对宇智波佐助的感情。

  “我的话,只要和佐助君在一起就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樱真是喜欢佐助君啊!不爱爸爸了呢!”春野兆又开始捧腹大笑。

  “真是的,明明是很严肃的事情啊。”春野芽吹敲打着春野兆的脑袋。

  而宇智波佐助的春野兆的笑声中紧紧握住了春野樱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