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开车要注意安全

  【……爱?】

  貌似是诧异,又好像是不解,好像她觉得自己听到的不是即将步入婚礼殿堂的恋人之间理所当然会有的告白,而是她未曾设想过需要自己去理解的言语。

  直到那时,姜云丰才终于知道——从这段爱情中得到救赎的,只有自己而已。

  今天差不多就这样吧。姜云丰这样想,然后关了电脑,从椅子上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之后,正打算回去,却听到从身后传来可疑的声响。

  “终于搞定了?”

  着实被吓了一大跳。结果姜云丰险些把桌面上的资料扫到了地上。

  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前辈蒋川武。

  “差不多吧。”姜云丰把刚才受到惊吓的胆子放回了原位之后回答。“川武哥你今天也加班?”

  “我不加班,我睡觉。”蒋川武示意姜云丰看向他座位上的熊猫睡枕。

  此时办公室里的灯光不算充足,熊猫睡枕也被大片阴影笼罩着,不过借着月光也不是看不清。但不知为何,在月光和周遭的昏暗的衬托下,姜云丰总觉得那个萌物在用那对黑眼圈向自己传达某种控诉。

  姜云丰莫名有些心虚。

  “愣着干什么,走吧我送你。”蒋川武不给姜云丰拒绝的机会,说完就慢悠悠地转身走了起来。

  “……啊?”在蒋川武迈出第三步的时候,姜云丰才终于反应过来,但又没完全反应过来。

  “啊什么啊?”蒋川武停下来,回过头懒懒地说,“你难不成打算就这样开车回去?我可不想在明天看到‘某公司员工连续加班三个月于回家途中睡驾导致交通事故,因抢救无效当场死亡’的头条甚至上面还有我的某个同事的名字。”

  姜·某个同事·云丰:“……那我就厚脸皮蹭个车了。”

  蒋川武:“蹭什么车,我只有两轮脚蹬车,载不了人。”

  姜云丰:“……那……?”

  蒋川武:“我开你的车。走吧,带路,车钥匙给我。”

  姜云丰:“……得嘞。”

  蒋川武和姜云丰来到地下停车场,找到姜云丰的车之后,两人便坐到了车上。

  蒋川武坐在主驾上,打开车灯之后便摇下车窗左右看了一下,又盯着前面看了一会儿,最后扭过头向已经坐在副驾驶上系好了安全带的姜云丰问:“油门是哪个来着?”

  姜云丰:“……最右边的那个。要不还是我来开吧?”

  蒋川武理了他一半:“最右边是油门,最左边是……刹车?”

  姜云丰满头冷汗,手抵着安全带的按扣不知道要不要按下去:“是离合。”

  蒋川武:“哦,离合刹车油门……好了没问题了。”

  “……”大有问题好吗?!姜云丰突然想起了一个被他忽略的最基础的问题。“你有驾照吗?”

  “有。”蒋川武直接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驾照扔给他。

  姜云丰拿在手里仔细看了起来,嗯,有效期没过。但是一个平时只骑单车的人为什么会随身带着驾照?

  以防万一,姜云丰决定还是再问一下:“川武哥,你上次开车是什么时候?”

  “昨天。”

  “昨……?!昨……昨天?”姜云丰懵了。

  “昨天我去给第一部门送资料,路过第五部门的时候他们正在测试新车型,就拉了我当苦力。”

  姜云丰:“第五部门没人会开车吗?”

  “有,但是当时还有精力开车的一个都没有。有个人顶着一双黑眼圈去开,结果把刹车和油门搞混了,如果不是那车能从外部遥控刹车,估计得‘砰——’的一声。”

  姜云丰:“……”

  顶着一双黑眼圈的姜云丰好像明白了什么。

  在蒋川武熟练地把车平稳地开到了公路上的时候,姜云丰才反应过来这位前辈刚才说搞不清刹车其实是在开玩笑。

  真是个很提神的玩笑。

  但是或许是因为最近加班的确频繁了点,没过多久姜云丰就觉得自己的眼皮好像有点挡不住睡意的打击。

  迷迷糊糊的,姜云丰的意识有些涣散,眼前的时而是他已看过不知多少遍的回家路上的夜景,时而是像是蒙上了一层雾一样的,他看不清楚是什么的景象。

  只是依稀之间,他好像看到了某个熟悉的身影。

  【云丰。】

  “……知礼……”

  “……”蒋川武自认不是喜欢没话找话的人,也不是喜欢强行让明显睡眠不足的后辈配合自己聊天的人,也就一言不发,任由姜云丰在副驾驶座上说起了梦话。

  “知礼”,路知礼。蒋川武知道这是那个曾经小有名气的画手的名字,也知道那个了不起的女性是姜云丰的妻子。

  这两人的婚姻曾成为网络上的话题之一,但是并没有在当时掀起什么波澜。如今这么多年过去,再加上路知礼这些年来都没有发表什么新的画作,知道“路知礼”的人已经不多了。

  蒋川武知道“路知礼”的契机是在姜云丰和路知礼的婚礼上,他直到那时候才知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个人。在那场婚礼宴会上,蒋川武从别人的言谈中了解了一些关于路知礼的事。

  孤儿、自学成才、崭露头角的新人画手、画风独树一帜、热心慈善事业、为人正直热忱、如雏菊一般纯洁美丽、温柔善良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程度……

  总的来说,是一位品德和才能都相当优秀的女性。

  但她在结婚后就渐渐不再活跃了,有人对此表示惋惜——如果她能在绘画领域继续深造的话,将来一定能成大器的。

  有人直接说她是踏进了名为“婚姻”的坟墓。

  虽然在同一个公司的同一个部门工作,但是蒋川武对除了自己以外的事都不太关心,所以姜云丰的婚姻状况他是一点都不知道。

  当然就算有机会也不想知道,别人家的家事牵扯上一点都会害自己染上一身腥。

  只是就算是如此自认冷漠的蒋川武,在看到姜云丰把加班当成常态的生活时也觉得有些不妥。

  难得是在一个很有良心的公司上班,而且家里还有人等他回去,熬成这样不太好吧?蒋川武是这么想的,但是也不排除姜云丰很需要钱这个情况。

  但是在某次同事闲聊的时候,有人说起了总是加班的姜云丰,当时有很多人都在佩服他的毅力或是感叹他的上进心,但是有一个刚入职不久的女员工说……

  【与其说是太拼命了……不如说,更像是在借加班逃避什么?】

  直白地说就是“不想回家”。

  “……”蒋川武对这些事没兴趣,他只是看不惯这个后辈这种不拿自己的健康当回事的态度罢了。但他也没兴趣在不了解详情的情况下对这个后辈说教,所以就做了点他能腾出手去做的事。

  比如预防一起交通事故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