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饭前先征询家人的意见

  路缈觉得,自己或许不应该让莫梓进厨房。

  在路缈还在跟一根胡萝卜较劲的时候,莫梓已经把一颗土豆削皮切块了;路缈还在思量应该放多少水的时候,莫梓已经把米淘好把水接好把锅盖上了;路缈刚分清哪个是盐哪个是糖的时候,莫梓已经把调味料都放好只剩下把锅里的菜翻炒几遍了。

  总之,莫梓的厨艺比路缈好太多了。而身为应该招待客人的主人的路缈从刚才开始添的乱比帮的忙多了不知道多少倍。

  “……”

  路缈决定乖乖地站在一旁,起码能保障莫梓的安全。

  “噼嗞——”蔬菜上沾的水滴与锅里的热油相触后发出很有酥脆感的声响,与一听到这样的声音就有种往后退的冲动的路缈不同,莫梓面不改色地翻炒着锅里的蔬菜,在觉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把调味料依次往锅里放。

  看着莫梓行云流水的动作,路缈在心里产生一种挫败感的同时也好奇为什么莫梓下厨的动作这么熟练。

  “叮咚——”门铃响了,莫梓刚好把菜炒好正准备装盘,听到从玄关处传来的这声音后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有人来了。”莫梓说。

  “嗯。”路缈回应,“我先去看看。”

  “我也去。”莫梓解下围裙,把还没还盛着菜的锅放回原位,小步地跟在路缈的身后。

  路缈来到门后,踮起脚来透过猫眼看向门外的来人。

  “……是不认识的人。”是刚才那位在公园里站了很久的老太太。“你来看看?”

  既然不是路缈认识的人,那大概率是来找莫梓的。

  莫梓依言上前,也透过猫眼往外看了一下。

  “是我奶奶。”

  “那先开门吧。”

  路缈没见过莫梓的奶奶,平日在社区里没遇见过,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路缈和莫梓都总是请假,但路缈不止一次听莫梓说过她的奶奶是个很好的人。

  眼前的老人微微弯着腰,双手背在背后,就第一印象来说,她的确给路缈一种慈祥和善的感觉。

  “奶奶,你怎么来了?”莫梓问,虽然这不是真的疑惑,只是找不到别的话可说而已。

  “你在外面待了那么久,我担心你出什么事,就出来看看。”林秀芝回答。

  “我没什么事。”

  “没事就好,那你现在回家吗?”

  “……”莫梓看了看林秀芝又看了看路缈,最后什么都没说。

  “我闻到饭菜的香味了,你是打算在这里吃饭吗?”林秀芝很了解莫梓的性格,如果期待这个沉默懵懂的孩子多说些什么的话,大概得等起码二十分钟,所以林秀芝自己找了点话说。

  “呃……”其实只是听到路缈说要做饭之后就想帮点忙而已,结果一不小心就做多了。仔细想想路缈也没说过会留她吃饭。“我不知道。”

  “你没问屋主的意见吗?”

  “路缈,”莫梓扭头看向路缈,“我能在这里……吃晚饭吗?”

  “当然可以。”

  “那,我想在这里吃晚饭。”莫梓对林秀芝说。

  “吃完饭之后呢,你打算在这里留多久?”

  “……”这个也没想过。

  路缈觉得这样的对话十分不可思议,或许是受家里那两位的影响,路缈一直以来对老人的感观都不大好,但是莫梓的奶奶的语气十分平和,没有责怪的意思,没有愤怒的意味,也没有无奈的表示。对路缈来说这是十分难以理解的——原来真的有能好好地跟孩子对话的老人吗?原来祖孙之间可以有这样平和的对话吗?

  ……毕竟自己的世界并不是世界的全部。路缈这样想。现在的大惊小怪也是因为自己看过的东西太少了吧。

  “你什么都没跟人家说好就来这里了吗?”

  “……是的。”莫梓低下了头。

  “那个……”路缈觉得自己这时候该插个话了,“其实,是我邀请莫梓到我家的。”

  “……”林秀芝看向路缈,后者有些紧张,但还是继续说。

  “我家里现在就我一个人,我觉得有些害怕,刚好在公园散步的时候遇到了莫梓,我就请她到我家来了,我希望能有个人陪陪我。”

  莫梓:“……”

  “是这样啊。”林秀芝点点头,“你就是路缈?”

  “我是。”路缈注意到林秀芝的说辞,应该是在这次见面之前就听过“路缈”这个名字。

  “嗯,我家小梓平时麻烦你照顾了,这孩子不怎么喜欢亲近别人,但最近跟我说的话里十句有九句是关于你的。”

  “奶奶,我哪有那么夸张。”

  路缈:“……”有点开心,虽然可能只是客套话,但忍不住开心。

  “那个,这位……老奶奶,请问能让莫梓在我家住一晚吗?”路缈问。

  莫梓有点意外。

  林秀芝:“这要问莫梓的意思。”

  两人看向莫梓,突然被这样注视的莫梓有些无措,开口回答:“我没问题,只要路缈不嫌弃我添麻烦的话。”

  路缈回想了一下刚才在厨房的那一幕幕,心想其实是我给你添麻烦了。

  “那这些你拿着。”林秀芝伸出了背在背后的手,把一个袋子递给了莫梓。

  莫梓接过袋子,打开来看:“我的睡衣和……牙刷牙膏?”

  “……”

  莫梓:“谢谢奶奶。”

  “不客气,跟朋友好好相处。但是小梓,你今天怎么在外面呆这么久?”

  “……没什么。”莫梓这样回答。

  “……我知道了。”林秀芝说完这句话就要转身离开。

  走出了几步路,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林秀芝又扭过头来说:“对了,我姓林,路缈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叫我林奶奶。”

  路缈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后开口回应:“是,林奶奶。”

  天色已晚,不远处的灯光照不亮林秀芝的脸,路缈不知道林秀芝的表情有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听完她的回应之后,林秀芝就回过头,没多久她们就看不见她了。

  路缈把门关好,对莫梓说:“你的奶奶,一直都是那样吗?”

  “哪样?”

  “……很慈祥。”

  “嗯,一直都是。”

  “……是吗。”

  “怎么了?”

  “没什么。”

  莫梓抱着袋子,看着路缈的背影,不知为何,有某种冲动涌上喉头。

  “……路缈。”

  “嗯?”

  “我奶奶告诉过我,亲人是很重要的。”

  “……”

  “但前提是,双向的珍视。”

  “……”

  沉默顺着时间蔓延于彼此之间,貌似已是足够让枯败的藤蔓与新生的枝桠纠缠的良久,又好像只是晨露从芽尖垂落到泥土中的短暂,言语的墨终于将此刻浸染。

  “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