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哭的话

  路缈曾想过,也曾不止一次怀疑过,但她从未将其宣之于口,她只是把那梦魇般的情感封存在内心深处,绝对不会轻易将其显露。

  只是偶尔,看到幼猫依偎在母猫的怀里,看到小狗兴高采烈地奔向自己的饲主,看到小小的孩子在父母的陪伴下无忧无虑地笑着……看到那些由幸福染色的瞬间,扎根于心的痛楚便满溢而出,几乎要模糊了视线。

  我是不是不值得被爱呢——路缈很少不会这样想。

  *

  “哒哒、哒、哒——”年轻的班主任在黑板上写下了四个大字,坐在讲台下的学生们在粉笔碰撞黑板的声音响起之后就把心提了起来,一直到班主任转过身来,敲了敲黑板,对他们说:“这就是这周的家庭作业。”

  路缈所在班级的班主任叫金绯,是个跟别的老师有点不一样的老师,她并不追赶着自己的学生提升成绩,也不会布置小山一样高的作业,但是每周她都会布置一项“家庭作业”,布置的时间不定,作业的内容大多是让自己的学生与家人互动。

  与能欣然接受这些作业的同学们不同,路缈对这些“家庭作业”一般持苦恼的态度。

  不过这次的家庭作业难得让路缈觉得不错。

  《我的妈妈》——这四个颜色各异的字以不容忽视的大小存在于黑板上,意思是不难理解,但为什么一定要用不同颜色的粉笔写不同的字呢?路缈不太明白。

  “记录下你们眼中的母亲。”班主任用口头上的语言对这次作业做了更具体的阐述,“写作文也好,画画也行,或是用什么别的你们能想到的方法,记录下你们眼中的母亲的形象,在下周一带到学校。”

  “没有别的作业了吗?”有学生这样问。

  路缈默默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没有了。”班主任微笑着给出了大部分学生想要的答案。

  “耶——!”这个班级的学生们大规模地发出了欢呼,有的甚至激动到拍起了桌子。

  就算是捂着耳朵也能清楚地感受到同学们的激动之情的路缈不由得在心里感叹了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有着如此强烈的气势的他们,真不愧是运动类比赛的冠军常客呢。

  路缈看向了莫梓,发现对方也没有加入欢呼的行列,但也不像是平静的样子,那微皱的眉毛,貌似在替它的主人诉说这次的家庭作业给莫梓带来的苦恼。

  “……”路缈记得莫梓说过,她的家里只有奶奶和哥哥。

  放学后,其他的同学迫不及待地离开了教室,争先恐后地往楼下跑去,虽然不管是谁第一个跑到楼下,都要乖乖地在排好队之后才能坐上校车就是了。

  金绯看着自己的学生们那跟课堂上相比朝气蓬勃多了的样子,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之后就抬手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刘海,在整理资料的时候却发现还有两个学生没有离开。

  是路缈和莫梓,那就不奇怪了,这两个女孩都是非常文静的类型。金绯这样想,之前看到莫梓主动跟路缈打好关系的时候,她还在担心会不会出什么事,但看着她们两个关系一天比一天好,她在惊讶的同时也是倍感欣慰。至少,路缈也终于开始跟同学交流了。

  “你们还不走吗?”班主任问。

  “老师,”莫梓走到讲台前,仰起头来对班主任说,“我妈妈不在家。”

  “她是去了很远的地方吗?”

  “嗯。”莫梓点了点头。

  “有多远呢?”

  “我不知道。”莫梓摇了摇头,“奶奶跟我说,妈妈去了国外挣钱。”

  看着莫梓那懵懂的表情,路缈觉得,莫梓其实并不知道“国外”是什么。

  “国外啊……我知道了,那你有办法跟你妈妈联系上吗?”

  “……‘联系’是……?”莫梓歪了歪头。

  “就是……比如说打电话之类的,总之就是能跟你妈妈说上话的方法。”

  “……‘电话’是什么?”莫梓的表情看上去更不解了。

  金绯:“……”

  路缈:“……”

  真的假的。

  “莫梓。”预感到再这样下去会没完没了的路缈走上前,插入了莫梓和金绯之间的对话,“你跟你的妈妈说过话吗?”

  “说过。”

  “怎么说上话的?”

  “用电视。”

  “那就可以了。”路缈对莫梓说,又扭头对着班主任,“这样可以吗?”

  “……好。”这两个孩子的对话怎么给我一种没有插话余地的感觉?金绯在心里吐槽,面上依然保持微笑,对莫梓说,“那莫梓你只要跟你的妈妈说几句话,然后把感想写下来就可以了。‘记录你眼中的母亲’这个作业不一定要跟妈妈面对着面才能完成,你跟妈妈对话之后会想到什么、有什么样的感受、想对妈妈说什么,这些都可以写下来。”

  “……”莫梓不语,但看表情明显是不乐意的样子。

  “莫梓,”看到莫梓的这个态度,就算是性格温和的金绯也皱了皱眉,“你喜欢你的妈妈吗?”

  “我不知道。”

  “……”金绯觉得有些头疼,“现在不知道没关系,但你要想想,你的妈妈现在虽然不在你的身边,但是她在外面努力工作,是为了什么?”

  “……是为了……”

  路缈听到莫梓的声音,微弱的声音,却积压着某种浓烈的色彩,就好像被沾满油垢的布料包裹了全身一样,莫梓正如此不快着。

  “是为了让你有更好的生活不是吗?”

  “……”

  【你的爸爸妈妈不在这里,是为了让你过得更好。】

  又来了,又是这样的话。

  莫梓最讨厌这样的话。

  非常非常讨厌,每次听到都觉得脑子里有什么东西在横冲直撞,刺耳的声音折磨着神经,被折磨的她却不能将这痛苦宣之于口。

  莫梓不懂,“过得更好”是什么意思。

  “老师我们先走了不然要赶不上校车了。”路缈一边拉起莫梓的手就往外走,一边一口气说完了这不带停顿的话,在金绯出言制止她们之前带着莫梓离开了教室,一路跑到了楼下。

  莫梓看着路缈牵着自己的手,一时有些恍神,然后不知为何,眼眶有些受不住泪水的重量了。

  “……可以,可以放开了。”莫梓不习惯跟别人发生肢体接触,虽然她并不讨厌路缈也不讨厌跟路缈接触,但她不想让路缈看到自己接下来的样子。

  “不要。”路缈头也不回地否定了拒绝了莫梓。

  “放开……”

  “想哭的话,”在莫梓把话说完之前,路缈用更有力的声音表明了自己的主张,“在我身边哭就好。”

  “……”

  “我不会笑话你,你不想让我看的话我也不会看。”

  “……”

  “等会儿不管他们怎么说,你都不用放在心上。”

  “……谢谢。”

  “……”

  无言被时不时的抽泣打断,间断的沉默笼罩着这两个小小的身影。路缈牵着莫梓的手,带着正拼命抑制却无法完全抑制住哭泣的她走到了校车上,一直带着她坐到了她们常坐的位置上。

  注意到哭泣着的莫梓的同学们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始了窃窃私语,猜测与询问时而向她们袭来,路缈不予理睬,只是用自己的校服外套隔绝外界投向莫梓的目光,以几乎不会被察觉到的力度拍着莫梓的背。

  不久后,班主任也来到了校车上,也注意到了坐在位子上,披着校服外套的莫梓。

  “……”金绯走上前,刚想出言询问,却被路缈伸手打断了。

  路缈轻声说:“请不要打扰。”

  请不要打扰。

  严肃的神情,不容拒绝的语气,坚决到有些强硬的动作。

  身为小孩子的路缈在用自己的方式向身为大人的金绯表明自己的态度——请不要打扰。

  “……”金绯不再开口,离去的身影看上去有些无措。

  路缈依然牵着莫梓的手,这一路都没有松开。

  这次的回家路貌似格外短暂,校车的提示音响起时,莫梓已经停止了哭泣。

  “我们回去吧。”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