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次见面

  “我叫莫梓,莫名的莫,梓是……木加一个辛……”

  转学生在台上做着自我介绍,才说了一个名字脸就涨出了红,声音也越来越小。她大概是看到了台下有些同学露出了不耐的表情,捻着衣角的手指都出现了颤抖,原本就讲得不流利的话越说越不像样子了。

  好像兔子——坐在台下的路缈这样想着。台上的莫梓的样子让她想起了不久前捡到的白兔子,都是一幅怯生生的样子。

  好像随时都会死掉。

  做过自我介绍之后,莫梓坐在了老师指给她的位置上,正式成为了这所小学的一年级生之一。

  跟其他一下课就兴致勃勃地冲到莫梓的课桌旁问东问西的同学不同,路缈对这个转学生没有太大的兴趣,从桌屉里拿出蜡笔在纸上画起了画,其他人看到她这幅样子也都不来打扰。

  但是也许正因路缈表现得对莫梓毫无兴趣,莫梓才会主动接近她。

  对自己触及不到的事物总是抱有好奇心和不可理喻的征服欲,这大概是人的卑劣天性之一。

  “你喜欢画画吗?”

  很平常的问题,很平淡的开头。路缈不想理会她,所以没有开口回答她,连头都没有抬,只将注意力集中在眼前的画纸上。

  上课铃响的时候路缈刚好画完这幅简笔画的最后一部分,也是这时候她才意识到那个转校生只对她说了一句话之后就不再发出声音了。

  路缈以为她走了,毕竟一般人也无法忍受自己被这么完全的无视吧,但是抬起头,路缈看到她还在。

  “……”

  “……”

  相对无言,这样的的沉默没有持续多久,路缈刚想开口说什么,来上课的老师就把莫梓叫回了座位。

  这是路缈和莫梓的第一次见面,对路缈来说,这是她第一次对某人产生兴趣。

  但是有兴趣不代表会去接近,课间的时候路缈依然把时间留给了自己的绘画。一直到放学的时候,被无视了一次的转校生再次鼓起勇气走进了路缈。

  “那个……”

  白兔子怯怯缩缩地出声,试图吸引正在收拾东西的路缈的注意。路缈停下动作看了她一眼,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人又是只开了个头就不再说了。

  “你想说什么?”

  “……你喜欢画画吗?”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路缈总觉得自己能听到这只白兔子的心跳声,不规律的声音响得吓人。

  眼前的这个女孩,掩饰得不好或是根本就没想掩饰,路缈看出了她的小心翼翼和战战兢兢,就好像这场普通平常的对话对她来说是死刑前的宣判一般。

  令人烦躁。

  “跟你有关系吗?”路缈反问,语气不太好,表情也不大友善。

  “……对不起。”

  莫梓道歉的声音反而大了些,至少比说其他的话时更坦然一些。她道了歉,然后就离开了。

  路缈只觉得她莫名其妙。

  然而不久之后,两人再次相对无言。

  路缈:“……”

  莫梓:“……”

  莫梓环顾四周,应该是没有多余的空位了,于是她问:“我能坐这里吗?”

  “……随便你。”

  其实原因很简单,这所小学有专门的校车接送学生,两个班级坐一车,在莫梓转来之前这辆车的座位数量是刚刚好的,但是其他人宁愿跟同伴挤一个座位也不愿意坐在路缈旁边,所以路缈旁边的位置一直是空着的,新来的莫梓不知道那么多,只看到这里还有一个空位就过来了。

  “……”

  校车发动之后,其他的孩子都在笑闹,只有两个小女孩任凭沉默弥漫在她们之间。

  “莫梓。”坐在莫梓后面的女孩子站起身,上半身趴在椅子上向莫梓搭话,“你以前是在哪里上学的啊?”

  莫梓说了一个城市的名字,路缈对那个城市有印象,听说是不久前发生了一起儿童绑架案,也是因为看到了这则新闻路缈的父亲才不顾路缈的祖父祖母的反对硬是给路缈交了坐校车的钱。倒也不是说路缈的家里很缺钱,只是两个老人家重男轻女,认为只要是给女孩花钱就是一种浪费。

  “那你学习好吗?”

  “还行。”

  “你有没有喜欢的东西?”

  “没什么……特别喜欢的。”

  路缈:“……”

  可以看出这个莫梓的确是不善言辞的那类人了,从刚才开始就只是模糊地回答着对方的问题,自己的事情却半点不说,完全不懂得该怎么跟人聊天。向莫梓搭话的女孩虽然也不喜欢这么干巴巴的对话,但出于对转学生的好奇她还是不停地找话题。

  “说够了没。”实在是忍不住,路缈出声打断了这尴尬的对话。

  前来搭话的女孩子这才噤了声,在莫梓耳边小声地说了一句“那我们待会儿再聊”。

  但莫梓却直接回道:“不用了。”

  莫梓的表情带着无奈和歉意:“抱歉,我不是很喜欢聊天。”

  那个女孩子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只觉得尴尬,但还是笑了笑:“哦,这样啊,那真是不好意思。”

  “……”路缈看着莫梓明显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心里有不解,还有一种烦闷。所以她两次找自己,是因为自己是班级里唯一对这个转学生没兴趣的人吗?“那你为什么向我搭话?”

  这问话突如其来,莫梓看向发问的路缈,懵然地发出声音:“啊?”

  “你不喜欢聊天,那你为什么向我搭话?”

  “我们没有聊天啊?”莫梓的表情像是在说“你不知道吗”。

  路缈:“……”

  这话让人怎么接。

  好在不需要路缈继续思考上面的问题,莫梓就继续说:“我只是……想认识别人的话,还是得说上几句话吧?”

  “……”所以说她来搭话不是想聊天,只是想认识自己。“为什么是我?”

  “……什么?”

  “找你说话的人那么多,你为什么想认识我?”

  “……”莫梓陷入了沉默。

  路缈觉得她大概说不出理由,可能就是因为那点好奇心,因为自己对她很冷淡,所以她反而有了兴趣。

  不知过了多久,路缈以为这沉默代表着无话可说,但莫梓的回答让她知道她想错了。

  “因为你看上去很安全。”

  “……”

  莫梓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正视着路缈说了这样一句话。

  一直到校车到站,路缈都没搞懂莫梓的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她也不打算继续深究,说过无感情的“再见”之后就下了校车。

  目送着校车走远,路缈又在原地等了一会儿,却始终没什么人来,想到父亲今天可能要加班,便不再等,直接回了家。

  到了家门前,不出意外地发现门锁着,这个时间路缈的祖父祖母正在外面散步,短时间内应该回不来,不过路缈一直都带着家门的钥匙,所以也没什么关系。

  回到家后,路缈直接把书包丢到了一旁,随后便直接倒在了自己的床上,脸部埋在柔软的被褥里,不至于呼吸不畅但时间久了也不是一件舒服的事。

  “……什么啊……”那个转学生。

  说着莫名其妙的话,莫名其妙地接近自己,还有刚才的眼神和表情……

  路缈从床上爬起来,走出房间之后来到了客厅,那个兔笼子就放在客厅的沙发旁边。

  路缈给兔子倒了点兔粮和水,小小的白团子依然不敢接近她,蜷缩在笼子的角落里。

  “……”

  路缈没有看小动物瑟瑟发抖的模样的爱好,看出小白兔依然害怕自己就又回到了房间里,这次直接把门也关上了。

  兔子为什么怕她?路缈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她只知道自己接触到的动物都很讨厌她。

  同班同学为什么怕她?这个路缈能猜出个大概。因为她不合群,不爱笑。其实路缈也没对别人做什么,或者说正因她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沉默寡言就成为了她有别于他人的标签。

  路缈也不怎么想合群,比起群体的热闹她更喜欢独处时的安静,比起跟同学聊天玩耍,她更喜欢把时间和精力都投注到自己的绘画上。

  所以路缈没朋友不是没有原因的。

  但是今天有人来向她搭话了。这对路缈来说是不得了的大事。

  “……”

  但愿她只是三分钟热度吧。这么想着的路缈,不知为何心里泛出了些微苦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