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御妖队

  逸晨无梦惊醒,他看着旁边的一位年轻的女性正为自己擦拭身子,那场火灾的事情就如同一场噩梦般在他的记忆里淡化。

  “你醒啦!有什么地方不舒服没有?”少女温柔的问道。逸晨伸出手,自己的双手已经缠满了绷带,腹部和大腿也是白带子一片,他又捂着自己的脑袋仔细回想起昨晚发生的一些事情。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什么?”“天元……居合是谁?”

  “看来脑子挺清醒的,没被将军大人打坏。”说着少女就转身搅拌碗里的中药,查看是不是已经凉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嗯……就是一只妖怪,不过权力比皇帝还大,但平时不喜欢抛头露面。”

  “我昨晚听到秋心说,她是天元居合的女儿,”“嗯……这我倒是不清楚,也不知道天元大人还有女儿,不过前天确实有人找了将军,然后他们就一起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就带上了你。”

  少女将一碗中药端到逸晨面前,轻轻搅拌,喂逸晨喝了一口,却又有些疑惑的问:“不苦吗?”

  “没感觉,”“那看来还是被将军大人打坏了,真可惜,年纪轻轻就残疾了。”

  “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李蓉,是将军的女儿,姑且也是你的师姐。”“我叫牧逸晨。”

  “等等,师姐?”直到现在逸晨才开始打量着眼前的这位少女,她扎着一条细辫子,肤色淡黄,而五官端正,鲜眉亮眼。一条奶白色长裙,在她身上却又着一种仙女之气。

  “师姐??”“对啊!将军说以后你就是御妖队的一员了,所以我是你师姐。”“那我的妹妹和我母亲呢?”

  “都在院子里,你妹妹和你母亲的房间就在我房间的旁边,要是有什么需要的我可以帮忙,说起来她们还不知道你醒了,要不要我去通知一下?”

  “不必了,只要她们没事就好,”“还是去见一下比较好吧!你有心事干想是没有用的,起码你家里人都没事对吧!”

  “说的是,起码我家人都相安无事,我伤的很严重吗?”“嗯……脖子骨折,肋骨断了4根,五脏六腑都有一定内伤,左小腿错位,右大腿有刀伤导致的失血过多,右臂骨折,还有严重的烧伤,烫伤,大面积的表皮都烧的一皱一皱的,说实话作为14岁的少年,你能活下来真是个奇迹。”

  “可我在当时没什么感觉,就是有点疼。”“人在危急关头是感受不到痛感的,在那种危难时期,你还能感受到痛感的部位,就是你伤的比较严重的地方,甚至会导致你的死亡。

  不过虽然你活过来了,但距离恢复还有好一段时间,今天你就把药喝了然后好好休息吧!”

  因为现在逸晨全身上下的,每个关节都很难动弹,更别提起身喝药,所以李蓉就一口一口的喂逸晨喝下,因为他现在没什么味觉,所以喝的就跟凉白开一样。

  逸晨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被别人这么伺候,因为不习惯躺着喝药,有时候会将药撒出,还会呛着,这时李蓉也会迅速的拿起毛巾给逸晨擦干净。然后下一次就会更加小心翼翼。

  虽然喂药的时期很漫长,但逸晨从她身上感到一种暖意,等把药喝完,李蓉就把东西都收拾好离开了房间,临走前还叮嘱逸晨一定要好好休息!!

  逸晨头望天花板,放空脑袋,不知是不是这药的缘故,没过多久逸晨就开始困了,等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身边又多了个壮硕男子。

  这正是把自己打成这样的将军,“李蓉说你没多大事了,只需要好好休养即可。”将军开口说道。

  “你打了什么算盘?把我打了一顿又来照顾我?”“可就算我把你逼到这样的绝境,你还是没有被雾妖侵入心神。”

  “左一口雾妖又一口雾妖的,我完全感受不到,说不定她早就已经跑了,留下我来当障眼法。”

  “不,雾妖就在你身上,虽然你感知不到,不过试一试就知道了。”将军将一张黄色的符放到逸晨手心里。“你试着往里面注入妖力。”

  “哈?什么是妖力?”“你别管了,你就试着用你的意识去控制,把妖力注入到这符力。”

  逸晨虽不懂缘由,但也开始认真起来,随着他集中精力的输出,那张符居然迅速的变得焦黑。

  将军把符拿起来给逸晨看清楚,“你看,这就是妖力,没有妖怪在自己身上,又怎么会有妖力呢?”

  回想起将军在藏青阁里随手发出的剑气,“你……身上是不是也有妖怪?”逸晨问道。

  “是的,也可以说,御妖队里的所有人身上都是有妖怪附身的,但是我们都是跟你一样,可以控制自己的意识,并且使用他们的妖力。

  雾妖作为一只上古妖怪,没有人会尝试让她附身,更别说有人能控制下来了,但如果成功控制下来了,那好处也是很大的,比如几乎用之不尽的妖力,虽然雾妖更换身体修为减半,但这附带的另一半妖力也是非常庞大的。”

  “你有没有感到身体有种胀胀的感觉?那就是妖力。”

  “没有,我没有什么胀胀的感觉,除了这一身伤,我没有任何感觉。”“斯~什么感觉都没有吗?”“没有,还是和往常一样,除了刚开始见到你的时候,情绪有些失常。”

  将军思考了片刻,说道:“不管怎么说,祝祀大人已经把你交给我了,我会好好培养你的。”“祝祀是谁?”

  “嗯……所有御妖队的头头,她身上也有一只上古妖兽。”“那天元居合是谁?”“嗯……这个问题不好回答,以后你慢慢就会知道了。”

  “那秋心呢?就是那天晚上,马车上说话的那位女生。”“她的事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那天晚上是她救了你,你要是想去见她的话有点难。

  反正自己去找答案吧!但如果你还是这么弱的话,你肯定是见不到她的,你或许都有些猜到了,她是一位大人物的女儿,要是想见大人物的女儿,你得有相称的实力才行。”

  逸晨随意嗯了一声,表示明白了将军的意思。“那你就好好休息吧,因为你现在伤还没好,所以你还不能训练,我明天会来给你讲一些御妖队的基础知识,以及这个世界的权势组成,包括以后要听谁的,你能指挥谁,我都会告诉你的。”

  “你现在就跟我讲讲吧,我一点都不困,”“那你想知道什么?”“一切,所有我不知道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