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春野樱生贺

  众人皆对她口诛笔伐,可她总能所愿皆所得,不过是因为她想要什么便去逐罢了。

  7岁

  “生日快乐,樱!”春野芽吹双手捧着生日蛋糕,春野兆则一如既往满脸笑意:“蛋糕可是爸爸亲自选的哦哈哈哈哈哈哈!”

  刚从忍者学校回来正跨入门框的春野樱涨红着脸,小声道:“谢谢爸爸妈妈……”

  “这年樱开朗了不少,是意义重大的一年呢。”春野芽吹将蛋糕递给丈夫,欣慰地摸了摸春野樱的头,“大了一岁也要平安喜乐。”

  春野芽吹给了春野兆一个眼神,春野兆立刻将蛋糕捧到春野樱面前:“好了,樱,许愿吧。”

  春野樱双手合十,嘴角略微上扬。

  ——希望我能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忍者,并且佐助君能注意到我。

  12岁

  “樱酱,生日快乐哟!”遛狗任务结束,漩涡鸣人从口袋中掏出两张一乐拉面的优惠券,“樱酱今晚我们一起去吃拉面吧!我请客的哟!”

  “啊啊,是小樱生日呀,老师也想去呢。”旗木卡卡西凑上来笑着举起了手。

  啊!人家明明更想要佐助君的陪伴嘛!

  春野樱嘴角微撇,看向双手插兜,双目紧闭的宇智波佐助。

  旗木卡卡西见状也睨向宇智波佐助:“嘛,难得的日子,佐助也一起去嘛。”

  SHANNAROOOOOO!老师干得漂亮!

  “……无聊。”

  宇智波佐助侧头正瞅见春野樱发红的眼眶,又缓缓道:“不过反正今晚不用修炼……”

  春野樱捕捉到他妥协的意思,倏地抱住宇智波佐助:“太好啦佐助君!”

  漩涡鸣人眼睛似是要喷火,把手中的拉面优惠卷攥成条状:可恶!本来以为能和樱酱独处的!

  春野樱揽住宇智波佐助的手臂,睁大双眸盯着他也微泛红晕的脸。

  那今年的愿望,就贪婪一点吧。

  ——希望我以后能成为佐助君的妻子。

  15岁

  “难得樱酱生日,今天就不要沉浸于修炼了的说……”当漩涡鸣人找到合眼且正襟危坐于树底下的春野樱,不免心生疼惜,“呐,今天就好好庆祝吧,这还是我们重逢以来我给樱酱过的第一个生日呢,意义重大的说!”

  春野樱的眼却没有睁开,始终眉头紧皱,双唇一张一合。

  樱酱……真是努力啊……

  漩涡鸣人蹲下,一手撑着地,一手晃了晃春野樱。

  “鸣人!”被鸣人打扰到,意识逐渐清醒的春野樱正准备给鸣人一记爆栗,却被一句“樱酱生日快乐呐”打断。

  “欸?我生日吗?今天?”

  生日这种事,好像自从佐助君离村之后就不是很在意了。

  明明小时候都是数着日子等这一年的一天来着。

  连续两年,她的愿望都不曾改变。

  今天也一样。

  ——希望佐助君能回到木叶,第七班宛如从前。

  20岁

  春野樱倚着床头半躺在床上,盯着宇智波佐助端着一盘小蛋糕走进门中。

  蛋糕在宇智波佐助壮硕的身形中更显小巧精致,在暗沉的斗篷中更显鲜艳。

  临近预产期,春野樱略微艰难地坐起了身。

  “哇,佐助君是从哪里找到的蛋糕?”

  漩涡香磷的驻地很是偏僻,也正因如此带有宇智波血脉的孩子出生这种风声才不易走漏。

  “……这里有鸡蛋和面粉。”

  “欸?是香磷做的?”

  “嗯。”宇智波佐助把蛋糕递给春野樱。

  “明明已经很麻烦香磷了……”春野樱没接。

  “我一开始给了钱,但她没收。”

  春野樱托着脑袋想,香磷的话肯定会一手叉腰一手扶着眼镜诘问:我像是那种人吗?!

  “后来她要生火,让我用豪火球之术和她交换蛋糕……”

  春野樱笑了笑。

  那只是给佐助君台阶下吧。

  看着递到眼前的蛋糕,她闭上眼睛。

  ——希望我和佐助君的孩子能平安诞生。

  27岁

  “难得生日,就不要一直在医院里加班了嘛。”山中井野敲着春野樱办公室的门,“佐良娜酱今天才找我买花呢,现在应该在家给你准备生日惊喜了。”

  听到佐良娜,春野樱才放下手中方才正仔细阅读的医疗文件,起身径直走出门框,和山中井野并肩走出医院。

  “难得佐良娜给我准备惊喜,井野你一说都没啦。”

  “那总比让你在医院加班,佐良娜酱一个人在家等到天亮好吧?”

  “那倒是。”春野樱似是自知理亏。

  “喏,礼物。”山中井野在包里摸索着,拿出一只别着满满当当大波斯菊的发箍。

  花虽为假,但胜在精致。

  春野樱接过时触碰到了花细腻的质感,定睛一看才发现假花密密麻麻的针线。

  “井野。”

  “嗯?”

  “谢谢你。”

  山中井野脸唰的一红,正巧看见前面就是宇智波宅,忙把春野樱推进去:“好啦,和佐良娜酱好好过生日吧!”

  刚到玄关,宇智波佐良娜小小身躯捧着大大蛋糕的身影便蓦然出现:“妈妈,生日快乐!”

  “啊,谢谢!”春野樱装作很惊喜的样子,双手接过蛋糕。

  宇智波佐良娜回屋拿出从山中花店买的鲜花,领春野樱走过走廊。

  “妈妈?”

  “嗯?”

  “爸爸他……今年的生日也不回来吗……”

  “啊,爸爸在很远的地方工作啦,为了生日赶回来什么的,也太不值得了。”

  经宇智波佐良娜提醒,春野樱倒是想起了什么,匆匆把蛋糕放下,向宇智波佐良娜摆了摆手:“妈妈先去放一下东西。”

  她啪嗒一声打开房门,几乎是同时,加达尔用嘴戳了戳春野樱房间的窗户。

  春野樱打开窗户解下加达尔脚上捆着的纸张。

  打开,上面不过寥寥一字。

  寿。

  佐助君……

  “妈妈!快出来许愿啦!”

  “来了!”

  ——希望忍界和平,家人团聚。

  32岁

  “哼,妈妈今年生日居然没有在医院加班,果然是因为爸爸吧。”宇智波佐良娜语气中虽有不满,但两边红扑扑的脸蛋暴露了此时她对父母恩爱倍感欣慰。

  “只是今天病人不多而已啦。”春野樱连忙否认,目光却停留在站在宇智波佐良娜身后的宇智波佐助上,半响才想起来呵斥,“你这孩子,不许拿妈妈寻开心!”

  宇智波佐良娜吐了吐舌头,继而道:“我和爸爸已经把妈妈喜欢吃的东西全部买回来了,梅干馅蜜什么的,蛋糕也加了好多红豆。”

  “哇,好棒!”春野樱双手并拢贴在一方的脸颊,“谢谢你佐良娜……还有佐助君。”

  傍晚的饭桌上,宇智波佐良娜盯着一桌子的甜食,免不了问出每次团聚都老生常谈的话题:“爸爸,这次能呆多久?”

  “信息解析昨天就已经结束,明天就走。”

  换而言之,本该今天就走的。

  “嗯……”宇智波佐良娜略显低沉。

  春野樱却没有失落,反而絮絮叨叨:“啊,那我等会要把斗篷最后的工序赶完,冰箱里有番茄,佐助君记得带走,还有便当,是要秋刀鱼的,还是要天妇罗的?干脆都加上吧……”

  “妈妈。”

  “樱。”

  宇智波佐良娜和宇智波佐助同时开口。

  “许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