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魔女的同学与社死

  医院里。

  妘娜一和都罗瑛被安排在了同一间病房。

  都罗瑛并没有受什么重伤。

  她的右臂处被子弹擦伤,手臂处被匕首刺出了一条浅痕。

  相较于子弹和匕首。

  那两个男人对都罗瑛进行的殴打,反而要更痛一些。

  至于妘娜一看到的一滩鲜血,应该是源自于都罗瑛被磕碎的水杯。

  当时的妘娜一太过惊恐,看花了眼也不是什么怪事。

  ...

  妘娜一由于惊吓过度,脸色许久未能恢复。

  但此刻,她的大脑却异常的清晰。

  ...

  妘娜一的两个女仆,以及管事的女管家。

  得知消息全都冲到了医院。

  并抱着半人多高的液晶屏幕。

  协助妘娜一远在国外的父母,同妘娜一进行了沉浸式的视频问候。

  ...

  热闹的病房里全都是妘娜一的家人。

  来看望都罗瑛的,却一位都没有。

  相比之下,都罗瑛的伤明明要更重一些。

  ...

  妘娜一知道,都罗瑛是一个孤儿。

  她毕业于乡下的“远山中学”。

  是时隔51年,该校唯二考进市区的优等生。

  ...

  妘娜一有意无意地偷瞄着隔壁的都罗瑛。

  透过轻飘的素纱,她看到都罗瑛正朝着窗外的方向侧卧着。

  “…”

  妘娜一共情到了一抹落寞的孤独。

  ...

  之后警察拜访,同二人简单地交流了几句。

  询问完事件的经过之后,便早早离去。

  ...

  从交谈中,妘娜一得知。

  对方竟然是被警局关注了多年的嫌疑犯。

  由于背后的势力很深,所以警方一直都没有连根拔起。

  他们打算通过监视,来钓一钓后面的大鱼。

  没想到,最后居然死在了偏僻的巷子里。

  ...

  此外,根据警方的描述。

  在场的,还有两个涉及非法集资的男人。

  他们应该是被持枪者和背包者所杀。

  而背包者,看上去像是被持枪者所杀。

  而持枪者,被经验丰富的老警员判定为自杀。

  ...

  “自杀?”

  妘娜一有些疑惑。

  那个时候,持枪者都打算杀掉自己跑路了。

  如此心狠手辣的人,怎么会毫无征兆的自杀。

  ...

  但如果不是自杀。

  持枪者和背包者的死又该怎么解释呢。

  什么都没有目击到的妘娜一虽然质疑。

  但也得不出什么更好的结论。

  ...

  而都罗瑛,那个时候已然被二人打昏。

  对于现场更是毫不知情。

  ...

  关于都罗瑛的事情。

  有两个年轻的警员,同都罗瑛小声地聊了几句。

  都罗瑛的神情很是低落,垂着头没有什么反应。

  警员们看上去也很沮丧。

  也不知道在讨论什么。

  ...

  之后,警察们也没有再追问下去。

  虽然他们对妘娜一的勇气表示肯定。

  但还是进行了一波细致的安全教育。

  才匆匆离去。

  ...

  妘娜一当晚就可以出院。

  但她还是选择,要在医院里观察一晚。

  次要原因,是她觉得独自一人的都罗瑛很是可怜。

  她正好可以借助整晚的时间。

  将自己昨晚准备的劝说词全都道出。

  争取将都罗瑛引上正道。

  ...

  而主要原因…

  是妘娜一在被枪指住的时候。

  被吓得尿了裤子…

  碍于面子,她必须得去秘密处理一下糟糕的自己。

  且当时的她,正护在都罗瑛的身上。

  因此都罗瑛的校服…恐怕也难以幸免。

  …

  都罗瑛将自己窝在被子里。

  安静得就像是不存在一般。

  将自己的女仆和管家全都支走之后。

  妘娜一才将目光集中在都罗瑛的身上。

  ...

  【还是先去洗个澡吧。】

  妘娜一红着脸捂着被子。

  被来来往往那么多人围观…

  自己硬是没有露出半点马脚。

  ...

  于是,她偷偷看了一眼旁边的都罗瑛。

  由于包扎了伤口,都罗瑛此时穿的是白色的衬衫。

  她那件被妘娜一“浸湿”的外套。

  正放在距离枕头不远的床头柜上。

  ...

  看起来,都罗瑛还没有发现自己外套上的端倪。

  ...

  【额…】

  【偷偷帮她洗掉,明天再还给她好了。】

  妘娜一此时已经生出了偷窃校服的想法。

  【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让任何人知道!我被吓得尿在了别人的身上!】

  妘娜一红着脸给自己下了死命令。

  ...

  于是,妘娜一偷偷摸摸地侧到了床边。

  她伸出脖子张望,发现都罗瑛的眼睛是闭着的。

  看上去像是在熟睡。

  ...

  此刻,妘娜一的心里慌得一匹。

  这种从别人手里偷窃自己把柄的行为。

  比单纯的偷窃还要刺激百倍。

  ...

  当然,妘娜一不曾偷窃。

  在经验上完全就是一个萌新。

  但此刻的她已经没有选择…

  就算不被都罗瑛发现端倪。

  她也没有办法看着同学,穿着一件这样的校服在校园里上课。

  ...

  【真是一件有味道(物理)的校服。】

  ...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妘娜一当即面红耳赤。

  她咬紧牙关。

  强烈的信念瞬间凝聚于一点。

  ...

  初中的妘娜一,是世纪三中初中部的社交女皇。

  是被同学老师捧成公主一般的存在。

  ...

  没想到来到高中。

  先是被脑袋与“异世界”接轨的同学拿捏。

  要求自己展现什么奇怪的“觉悟”。

  又是被私生活灾难级混乱的同学震撼。

  然后在这里偷窃对方的校服。

  ...

  都说高中是一片修罗场。

  听说和【乐亚】与【牧檀】分到了一个班。

  妘娜一就已经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如今还没有和她们交手…

  自己就已经置身在了“高空的钢缆”之上。

  ...

  兴许,这就成为班长之前的考验吧。

  古代的道长在成仙之前不是都要渡劫吗!

  ...

  想到这里,妘娜一已经鼓起了勇气。

  【就是现在!】

  妘娜一看准时机屏息出手。

  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摸到了都罗瑛的校服。

  随即借用巧劲猛然一抽。

  ...

  【拿下了!】

  伴随着手机落地的声音。

  拽着校服的妘娜一,与都罗瑛对上了视线。

  只见都罗瑛的颈部竟然缠着一条白色的耳机。

  耳机所连接的,正是压在校服下面的手机。

  ...

  【耳机线在脖子上绕了一圈??】

  【这是什么习惯!】

  妘娜一大受震撼,嘴巴迟迟无法闭合。

  但妘娜一心里清楚,此时还不是吃惊的时候。

  山崩一样的尴尬和海啸一样的惊慌。

  顿时将妘娜一的灵魂冲没。

  ...

  “你…在干嘛…”

  都罗瑛疑惑地蹙了蹙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