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你怎么哭啦?

  “……”

  摘下草地上的一朵花,有点落寞的女孩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

  暗淡,昏黄,不真切,简直不像是一个发光体。这使得月夜下的女孩显得更为落寞,那几乎完全隐匿在黑暗中的身体,从后背部望去,甚至都看不清轮廓。

  “嘛……今晚……一个人……”

  黑暗遮住的她的脸庞,让人看不清她的面部,但从脸颊滑下来的两行泪水,很真切的反映了她现在的心情。

  “喂!你怎么哭了?!”

  暗姬看见花园里的女孩在哭泣,连忙凑了过去。

  “怎么了?是哪里受伤了吗?哪里痛吗?”

  “没事……我没事……只是眼泪……止不住……”

  语气一如既往的冷漠,但是那猩红色的瞳孔中流下来的泪水,无论女孩怎么做,都没有止住。

  我,为什么会哭呢?

  哈露随即摇了摇头,用手帕擦干了眼泪,下一刻,失态的外表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娇小的银色身影。

  冷酷、美丽,是这个名为哈露的女孩最显著的特点。

  她那仿佛可以散发出幽冷寒霜的瞳孔,此刻则是死死盯住了趴在桌子上,双手捧着小脸看着她的暗姬。

  “为什么……不害怕?我的威严已经这么低了吗?”

  这个小丫头似乎很看重自己的威严,在质问暗姬的时候,说出的话语中所带有的急躁感很是明显。

  内心的不安甚至让这个一直都很冷漠的女孩脸蛋上浮出了些许绯红。

  “怎么说呢……我观察你很久了,从你望着月亮闭眼沉思那一刻开始,就知道你是一个有心事的人,很抱歉听到这些,还有为什么要害怕呢,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怎么可能让人害怕起来呀,所以就不要哭啦,哭花了脸可就不可爱了哟~”

  “…………”

  暗姬的回应,让这个女孩哑口无言。

  “嘻嘻,不过……真是难以想象呢,这样一张古井不波的脸蛋,竟然能做出那么丰富的表情。”

  暗姬说着,伸出手指在哈露白皙的小脸蛋上戳了戳。

  “嗯,白白嫩嫩的,比想象中的还要舒服。”

  唰————

  在暗姬调戏哈露的时候,一把血红色的长剑不知何时已经架到了她的脖子上。

  “陌生人,你是不是有点得寸进尺了?”

  哈露手中拿着一把血红色长剑,毫不客气的架到了暗姬的脖子上。

  “还有,你是谁?你在这里干什么?这里是我的地盘!”

  虽然哈露一直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说到底,她也同样是一个女孩子。

  一个很陌生的人,莫名其妙的跑过来摸自己的脸蛋,她能够忍受吗?

  当然不能,对于她这种自尊心比较强的女孩子来说更是如此。

  “我告诉你,我的脸,除了母上,还有那位不知名的妹妹可以碰,你要是再把你的脏手指戳过来,我就将你整只手全部砍下去喂狗。”

  看上去只有十岁左右的银发女孩,握着一把比她本人还要长的剑,冷酷的脸蛋上带着些许的绯红,那似乎有点气急败坏的语调,让那个被剑架着的暗姬莫名感到一阵萌。

  违和感真的很强啊!

  就算她摆出一副很凶的样子也真的是完全害怕不起来啊!

  让这么可爱的女孩打一顿说不定也是另一种收获啊……

  让暗姬自己都觉得可怕的想法开始在她的脑海里浮现了出来。

  与此同时,暗姬也感到很惊讶,明明只是跟自己的差不多大的个头,却有着一股自己完全不能比肩的成熟气息。

  银白色的长发,猩红色的瞳孔,犹如栖息在黑夜中的天使一般。

  很美,也很高贵,甚至让人不敢升起靠近她的想法。

  “噗呲,这里是皇宫的花园,什么时候成你的地盘啦?”

  然而,年纪还小的暗姬,却大起胆子笑着问了起来。

  也许,再给她一次机会,成年以后的她绝不会再选择像今天这样贸然与女孩搭话。

  她的确很美,但往往美丽的花朵是带刺的,暗姬应该为自己当时的行为而感到庆幸。

  因为如果优姬没有及时出现的话,她将会被女孩撕成碎片。

  “这里除了母上,所有的人都打不过我,所以,是我的地盘。”

  女孩理所当然的说道。

  “你妈打不过你,不代表我打不过你吧。”

  暗姬嘻嘻的笑了笑,面对不远处女孩身上散发的强烈敌意完全不在乎。

  “哦?……你觉得,你能打得过我?”

  “好了好了,别每次生气都掏出魔环武器吓人,以前不是告戒过汝了吗?何况那还是汝的妹妹”

  见两人闹矛盾,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旁边的桌子上的优姬,慢慢走了过来,伸出右手按到了哈露的脑袋上,狠狠地揉了揉,搞得哈露连最后的威严也在顷刻间消散了。

  “魔环……武器?妹妹!?”

  暗姬嘀咕了一句,两只眼睛看向了哈露手中的那把血色长剑…

  光从外表看来,这只是一把并不出彩的普通长剑而已。

  有着与普通的剑差不多的长度和宽度,刃口看上去也并没有那么出色,剑柄处更是连一丝华丽的装饰都没有。

  要是说有什么特征能从剑堆里辨别出它的话,那也就只有通过它的剑身是血红色这一种方式而已。

  “亲爱的妹妹哟,我的魔环武器太过普通让你失望了,真是对不起呢。”

  哈露用着似乎是在自嘲的语气说了一句,握剑的小手很是随意的一挥,那把庞然大物顷刻间便化为一阵红光消失了。

  哈露一边说着,一边默默地转过头,继续注视着暗姬。

  “……该说,真是没有想到呢,你……居然就是那位不知名的妹妹,很不好意思以这种糟糕的方式与你见面。”

  “……嘿嘿,没事没事,以后还请多多指教呢,姐姐。”

  暗姬挠了挠头,尽量做出一副呆呆傻傻的样子,好让眼前的这个小丫头放松对自己的警惕。

  这不是为了别的,而是单纯的为了自己的生存做考虑,就凭她能单手举起那把庞大的长剑,就足以将自己这个弱小的幼孩砍成碎片。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更何况低头的对象还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在这里退一步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对的。

  何况,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话说,小可爱和哈露的感情真好呀,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就亲热到快要打起来了呢~”

  见自己的处境有点尴尬,优姬下意识说出了这种惊叹的话语,想要缓和一下现场尴尬的的气氛。

  “哼~”

  哈露冷哼一声,转过身,仅仅留给了暗姬一个侧脸。

  “我和她的感情才没有你想的那么好呢,这种笨蛋妹妹,不要也罢,我只是......只是害怕以后我就没有办法在花园里面找那些稀奇好玩的东西了。”

  稚嫩的声音,回荡在暗姬的脑海中。

  “哦呀,看来小哈露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一如既往的傲娇呢~”

  “才不是!”

  “呵呵~”

  “笑什么笑!”

  “没有啦,没有啦,刚刚......噗.....咱只是......只是......哈哈哈——”

  “明明就是在笑吧!”

  ......

  “?”

  站在一旁的暗姬,盯着在迷之对话的两人,一个问号,缓缓地从她的脑海中冒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