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晶石劳工

  恭敬等着看守晶石场的王崇师兄翻阅名册。

  那薄薄一本都快翻完了,王崇才停下对我说道:“上面的好地方都没了。只能到两百层以后。你去不去?”

  我连忙点头:“去。我都已经在烈火师兄和秋水师兄面前打了包票,说我一定会在这里干出成绩。”

  现在我的任务就是先在晶石场安个家,以后再找机会调换。

  王崇翻眼瞪着我:“在晶石场干出成绩?你是认真的吗?还是对寻找晶石很有一手。”

  这问题虽然有些讥讽。

  不过也太私人了,我当然只能干笑了两声蒙混过去。

  王崇把青牌递给我:“去吧去吧!两百三十七层。”

  “记住。每日需巡查矿洞,如有意外立刻示警。三日不见人……”

  他拍了拍手里那本册子:“那就是遭受意外了。七日不见,名册除名。就算你没事,也要回门中去另外领取工作。”

  “别的就是每个月要上缴十五块晶石。否则我们也不好向门中交代。”

  “多谢师兄提醒。我记下了。”

  嘴上谢谢他,心里我谢他祖宗十八代,果然够黑的,门中每月最多让一个监工上缴十块晶石。

  到了他这里马上变成十五块。

  看守晶石场也真是肥差啊!

  接过青牌,出了王崇的石室,我往栈道一路向下走去。

  晶石场的监工。

  非常轻松。

  门内配备着宽敞独立石室一间,配备松软棉被一套,生活用品若干等等。

  反正只要你不出意外,足够清闲度日。

  最主要监工在这里权利非常大。

  有些监工为了给自己累积以后修行的本钱,三五百年都不愿意离开晶石场。

  每天就窝在自己的房间修行,有事没事克扣一下劳工们挖出上缴来的晶石。

  过得舒坦极了。

  而且晶石场的劳工也是有区别的。

  为了拜入黑森铁狱的凡人,待遇会稍好些,也大多在百层之上。只要挖到晶石上缴就能拜入门中。

  百层以下那些就惨了。

  大都从各门派掳回来的俘虏,要不就是被灭门的倒霉蛋,每天吃喝都成问题。

  废去他们的修为,被驱赶到晶石场最下层,一辈子就只能死在这里,没有任何机会。

  我顺着栈道一路向下,估摸着两个多时辰才下到两百三十七层。

  这里几乎已经看不到任何的光亮,除了头顶不过碗口般大小的洞口还亮着白光,周围一片漆黑。

  我手里的火把也就能照亮周围十来步的距离。

  在栈道边后方几十步外找到一间已经荒废的石室。

  举着火把探头往里面打量了几眼。

  石室里满是灰尘看样子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里面床铺铺盖木板各种家私丢了一地,墙壁上还有几道法诀炸过划痕,乱成一团,

  “有点惨啊!上个住在这里的兄弟,不是被劳工合伙干掉的吧?”

  我走进门踢开脚下的垃圾,开始收拾。

  自己选的,怎么也要打整出来。

  不然我去哪住去?

  把杂物搬出去,先用掐起法诀先用引火术把石室烧了一遍消毒,又用止水术冲洗干净,再用搬山术去栈道上拆了些好木料回来把床啊,架子什么的弄好。

  当然顺便也把脏兮兮的铺盖清洗干净,用火烤干。

  砍柴不误磨刀那啥的。

  整理好这些,我顺便把身上的衣物换下,这才悠哉悠哉往矿洞里走去。

  先巡视一圈我的地盘,以后这里可就是我说了算了。

  晶石场像个倒过来的漏斗,越向下,越小。

  我地盘这里几乎快到底层了,一圈转下来也不过半个时辰,有五十四个矿洞。

  记忆里一个矿洞大概二三十人,我地盘差不多就有一千多劳工。

  “这些都算是永远不可能离开的死囚了,也不知道关了多久,还能不能干活?”

  我摇摇头。

  不想不行啊!

  上面的王崇每个月要收十五块的晶石,我还要剥削一部分,不把这产量计算好也是不行滴。

  我掐起道明火诀,一团火焰出现在肩膀随着我进入矿洞,给我照路。

  使用法诀?这里没有门内弟子我还怕个屁,不然矿洞里黑漆麻乌我难道还要举个火炬么!

  多年开采的矿洞已经变得很宽敞,足够三个成年人并肩前行。

  往前走了百十步,耳边传来的挖掘声也越来越大。

  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我心里一阵吁吁,不久之前爷还在矿洞里干活,不到一天时间爷就晋级了,这就是所谓的机缘啊!

  一个蓬松着乱发,骨瘦如柴,腰间披着破布遮羞的男子出现在黑暗中。

  看到光亮,他惊恐的拖着石镐往黑暗中躲去。

  我跟着他走了几步,黑暗中多出几双血红目光恶狠狠的盯着我。

  挥挥手,肩上的火球向前缓缓飞去我向黑暗中喝道:“谁是领头的给我出来。”

  漆黑中传来一阵窸窣声,一个骨架粗大,却瘦的皮包骨的男人走了出来。

  他站在火球下,用手挡着火球发出的光亮。

  我:“你叫什么名字?”

  那男人瓦声回道:“兀立。”

  我一挑眉:“北阴三山的兀立?”

  兀立沉声:“是。”

  我向他身后几人扫了眼:“这里都是你兀家的弟子?”

  兀立点头。

  他的眼睛似乎适应了光亮,放下手来。

  我笑了这家伙有问题。

  一个常年在晶石场最深黑暗中处干活的劳工,眼睛是不可能这么快适应光亮的。

  他想看清我是什么人!

  我轻轻挥手,火球飞回来停在我肩膀,这样在他看我就是看站在光芒中的神了。

  我:“我来和你们商量个事。”

  兀立:“监工大人尽管说。小人一定照办。”

  我笑笑:“每个月你们上缴我二十块晶石。别的我不管,以二十块为基础,每增加一块,你们就能多一个馒头,增加到五块就有一块肉吃。怎么样?”

  兀立:“上缴晶石是我们的责任。多谢监工大人。不过我……”

  我转身就走。

  懒得听他啰嗦,该说的我已经说完了,剩下的事情他那些族人会帮我接近的。

  对于他们来说,价值连城的晶石都属于无用之物。远远比不上能多吃一口馒头,吃到一口肥肉来得舒坦。

  兀立可以忍,可以坚持,不过他那些族人恐怕就没有他这般修养了。

  “兀立,兀立,北阴三山的土皇帝,兀家弟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不对,不对。”

  低声嘟囔着,我停了下来,事情有些不对,我明明记得当年北阴三山的土皇帝兀立,是死在与赵天河的决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