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她的爱

  黄昏时刻,正值学校放学之时。

  随着拥挤在学校门口的人潮退去,一位金发少女缓缓从门内走了出来。

  “大小姐!”

  一位女仆装扮的女人向她走来,随后在女人的指引下,二人一同坐进了不远处的一辆豪车里面。

  “大小姐,有什么其他事吗?”

  “没了,直接回家吧。”

  话虽这么说,但不知为何,过了许久,车子依旧没有发动。

  “嗯?”

  顿感疑惑的她,缓缓看向坐在驾驶座上的艾丽莎。

  “怎么回事啊?艾丽莎,怎么还不…”

  “那个…大小姐…”

  艾丽莎小心翼翼地看向对方,随后说道:“真的不用等顾…”

  “开车。”

  “是!”

  没有片刻的犹豫,艾丽莎便脚踩油门,扬长而去,只在原地留下了低沉而浑厚的气浪声……

  ——————————————

  “大小姐,我们到了。”

  “辛苦你了。”

  简单寒暄过后,叶瑾涵缓缓走下了车,朝着面前的别墅走去。

  “大…大小姐!”

  叶瑾涵皱了皱眉。

  “还有什么事?”

  “那个…您自己住,真的没问题吗?”

  “你什么意思?”

  “就…就是…”

  艾丽莎看了看对方手上早晨包扎的伤口,一脸担忧地说道:“要不…我搬过来跟你一起住吧!”

  “不用了。”

  叶瑾涵自然明白她什么意思,紧接着她毫不留情地拒绝道:“没他我还活不下去了吗?”

  “可是…饭…那饭…”

  “饭还不简单,我可以自己做…”

  还没等她把话说完,早晨“黑米粥”的惨状,便又重新回荡在她的脑中。

  “我…我可以自己点外卖!我有的是钱!”

  “可是…大小姐,您真的会点外卖吗?”

  “看不起谁呢?不…不就是…先这样,然后那样,最后这样吗?”

  “……大小姐您确定,您真的会吗……?”

  “行了,别磨磨唧唧了,赶紧走吧,我就不信了,离了他我还活不下去了?”

  紧接着在一阵推搡中,艾丽莎被推进了车里。

  “大小姐!”

  “快走吧。”

  没办法,虽有万般担忧和不舍,对方不领情的话,一切都无济于事。

  稍微叹了口气后,艾丽莎便驾车离开了。

  “啧,不就是点个外卖吗?有什么可了不起的!”

  略带不服气的咂嘴过后,叶瑾涵朝着面前的别墅走去。

  “啊嘞,叶同学,你果然在这里呢。”

  听到声音的叶瑾涵,一脸惊愕地看向了身后正朝她招手的白发少女……

  ——————————————

  别墅旁的花园内,有两名少女正坐在最中心的花坛旁。

  “啧…说吧,找我什么事?”

  叶瑾涵瞥了一眼身旁的白沐莹,不悦地问道。

  “你喜欢他吗?”

  “哈…哈啊?”

  白沐莹如此直白地询问,显然是将没有任何防备的叶瑾涵吓了一跳。

  “喜…喜欢谁?喜欢你吗?”

  叶瑾涵目光闪烁,显然她是想要装糊涂蒙混过关,但白沐莹显然并不想给她这个机会。

  “别装糊涂,你知道我说的是谁。”

  “啧…”

  见混不过去,叶瑾涵只好故作镇定地回答道:“哈啊?你该不会说的是林瀚那个死胖子吧?拜托,搞不搞笑?”

  叶瑾涵言辞犀利,显然她并不打算给对方留点面子。

  “又胖又丑,有没钱,如果不是婚约,这种毫无优点的男人,我可能都不会瞅他一眼。”

  可能是觉得这么嘲讽还不够,叶瑾涵紧接着又补刀道:“怎么?白同学,hh,你该不会喜欢这种人吧?”

  “喜欢哦。”

  “什…”

  没有片刻犹豫,几乎是秒答,这便是白沐莹的回答。

  “为什么……?”

  白沐莹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再次重复道:“你喜欢他吗?”

  “哈啊?你是老年痴呆吗?刚说的,转眼就忘?”

  面对对方的冷嘲热讽,白沐莹没有反驳,而是慢慢逼近对方。

  “你刚刚说的只是他的缺点,我问的是你喜欢他吗?”

  “哈啊?开什么玩笑,都说到那份上了,当然了,我一定也不…”

  不知为何,叶瑾涵突然语塞住了。

  “怎么不说话了?”【白沐莹】

  “我…我不喜…”【叶瑾涵】

  “说话啊?你该不会是喜欢他吧?”【白沐莹】

  “才…才没有!”【叶瑾涵】

  “那你倒是说不喜欢他啊?”

  白沐莹边说边将手伸向肩包。

  “我不x…我才不喜欢…”【叶瑾涵】

  “呐,你倒是…倒是说话啊!”

  还没等叶瑾涵反应过来,白沐莹突然像是发狂了一般,表情嫉妒扭曲,随之从肩包中掏出了一个尖锐的物体,朝着眼前的叶瑾涵刺去。

  “喂!你干什么!”

  “啧,被躲开了…”

  可能是运气使然,那尖锐的物体离叶瑾涵的左臂仅有一厘米的距离,还是侥幸让她躲开了。

  “你这是…”

  这时,稍作喘息的叶瑾涵,这时才发现,对方手里拿的竟是一把匕首。

  “你这是要干什么!”

  叶瑾涵还惊魂未定,对方手中的匕首却再次朝她刺来。

  “给我乖乖去死啊!”

  这次运气就没那么好了,匕首划在叶瑾涵的右臂上,鲜血顺着胳膊流到了她的手上。

  “只要你死,就不会有人跟我抢林同学了!”

  “你疯了吗?”

  叶瑾涵强忍着疼痛说道。

  “我没疯!我好着呢!”白沐莹看了看匕首上的血迹“只要你死了,就不会有人能把林同学从我身边抢走了…”

  “什…什么…”

  “我真的很嫉妒你…什么都不用做,就能跟我喜欢了十年的他订婚,结婚,乃至生孩子!”

  白沐莹声嘶力竭地吼道。

  “你…你真的疯了!”叶瑾涵一脸的难以置信地说道:“他这种人有什么好的…又不帅…又不…”

  “住口!不许你用‘这种人’来形容他!”

  “啧…”

  “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你根本没有体会过那种被所有人孤立,唯独有一个人愿意接受,接纳自己的感觉…”

  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淌出来。

  “他就像我的太阳一般…那么的耀眼…令我感到温暖…”

  说完,白沐莹便用恶狠狠的目光看向对方。

  “而被我当做太阳的他…就这么每天都要忍受你的辱骂和羞辱,还要顶着大雨和感冒给你送饭,凭什么?啊?就凭你是他的未婚妻吗?凭什么他的未婚妻不是我!凭什么不给我宠他的权利!凭什么!”

  “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对于一直在自顾自说些莫名其妙话的白沐莹,叶瑾涵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我啊…最喜欢他了…”

  白沐莹冰冷的目光,逐渐变得黯淡无光。

  “所以说,请伤害过他的你,死掉好吗?”

  说完,白沐莹便又再次拿起手中的匕首,朝面前的叶瑾涵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