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餐桌美味

  “好了,我要继续讲解了,坐回去吧,别等下被琼姨给看见了。”

  “嘿嘿,原来你也会害怕啊,还以为你胆子挺大呢。”

  “别废话了,继续听讲。”

  许文鸯弹了下她的额头,在她可怜兮兮的眼神下继续开始讲课。

  期间琼姨端了一盘切好的西瓜上来犒劳两人,问了问雁雁的学习表现,在得到满意的回答后邀请许文鸯中午留下吃饭,许文鸯实在招架不住琼姨的热情,只好答应下来,顺便给虞婧发了条微信,让她中午不用做自己的饭菜,之后就认真地开始了上课。

  雁雁的接受能力还是不错的,就是有时候容易钻牛角尖,这个让许文鸯有点头疼,不过有20天的时间,感觉应该能搞定。

  过了一段时间,许文鸯听见了上楼的声音,看了看桌上的闹钟,已经过了十一点半了,估计是琼姨上楼叫两人吃饭来了。

  果然不一会房间就响起了敲门声,琼姨系着围裙站在门外,让两人下去洗手吃饭。

  随后给雁雁布置了相关的作业,并且告诉她明天要检查,她就撇着嘴下楼去了。

  菜比较丰富,三菜一汤,其中两个是荤菜。

  琼姨盛了碗排骨汤递给许文鸯,浓白的汤里还躺着几块排骨,许文鸯双手接过,道了声谢。

  尝了几口,没有一丝腥味,味道十分鲜美,比自己做的还要好。

  “嗯~好喝!琼姨,你不但人长得漂亮厨艺也这么棒,感觉比外面的大厨还要好!”

  “呵呵呵,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你就会说好听的讨我开心。”尽管嘴上这么说,但是脸上还是忍不住笑着。

  “我说的可是实话,对吧?雁雁。”

  “那是,妈妈做的菜可好吃了,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菜了。”雁雁露出可爱的笑容,用稚嫩的声音说着。

  “行了,不用恭维了,感觉吃吧,凉了就不好吃了。文鸯,你辅导雁雁比较辛苦,多吃点。”说着还往许文鸯碗里一直夹菜。

  “妈妈,我学习也辛苦啊,怎么不给我夹。”

  看着亲爱的妈妈一直给许文鸯夹菜,冷落了自己,雁雁有点微微不满。

  “好好好,你也辛苦,来,你也多吃点,快点长高。”琼姨给雁雁也夹了两筷子菜。

  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装出来的,许文鸯也给她夹了几块肉。

  突然她露出了怪异的笑脸,许文鸯感觉自己腿上有什么东西在动,因为有过之前和姐姐的经验,所以此刻心里有数。不过为了进一步确认,左手还是往下探了过去,果然摸到一只丝滑的小脚。

  此时两个人都不动声色地吃着午餐,这让许文鸯不由得想起来刚刚在楼上发生的事。

  不过此刻琼姨就在一旁,感官上更加刺激。

  轻轻地捏着她的脚趾,感觉着柔软丝滑,许文鸯感觉整个人都要亢奋起来了,琼姨看着许文鸯兴奋的模样,只以为是菜挺合他胃口。

  这顿饭吃得有点久,两个人放下筷子时,琼姨已经吃完有一会了。

  雁雁的脸蛋红扑扑的,琼姨还以为是因为天气热的表现,将空调温度降低了几度。不过只有这两个人知道是为什么。

  抽出脚的时候,雁雁才发现自己裙子有点湿了,这让她稍微有点害羞起来,不过还好穿着黑色的裙子,不容易看出来。

  帮助琼姨将桌上的碗筷收拾完,把桌子擦干净,就来到沙发上休息。

  此时雁雁已经侧躺着沙发上,两只脚搭在沙发的扶手上,看着电视机。

  许文鸯在她旁边坐下,屏幕上正播放着《恐怖宠物店》,风格与《地狱少女》有些类似。

  “不看点轻松的吗?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

  “不了,我挺喜欢这种类型的动漫。”雁雁淡淡地说着。

  “好吧,那你记得明天之前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手指把玩着她落在沙发上的一只马尾辫。“在你把那些知识点完全掌握之前,周一到周五我会每天早上八点半过来一趟。”

  “哎哟!怎么搞得我现在跟还在学校上课一样。”雁雁抚额显得有些头疼。

  “谁让你上课不仔细听,就只能课后多花点时间学习了。”

  “唉,别提了,我们数学老师的普通话都说不标准,真不知道他怎么混进来的。”

  “别找借口了。”捏了捏她的小脸。

  这时琼姨已经刷完锅碗从厨房出来了,几个人随意聊了会,许文鸯就告辞离开了。

  “你看你文鸯哥哥多懂事,又有礼貌又会关心人×&%¥#@……”

  听着妈妈在自己耳旁喋喋不休地夸赞着许文鸯,雁雁有点头疼。妈妈老是拿自己跟那个臭家伙做比较,明明内心涩涩的,外表却老是一本正经的样子。

  虽然此刻心里数落着他,不过更深处好像还是有点想念呢!自己也有些累了,也想有个能够互相了解的人陪着,不像在学校那样带着目的与人相处。

  回到家的许文鸯没在客厅见到虞婧,唤了声没人应,来到二楼轻轻打开她的房间。

  房内开着空调,温度正好。

  透过窗帘射入的光线使得房内并不算暗,虞婧两只手放在脸边侧躺在床上,能听见平稳的呼吸声。

  关上门回到自己房间躺下没多久就收到一条微信消息。是同学张玉杰发来的,他是班里最高的体育生,一米九,虽然家境一般,但是为人豪爽,同时也是自己的徒弟之一。

  班主任规定了某科成绩非常差的可以向对应科目成绩好的同学学习,一个同学大约教三个左右,因此同学之间经常能听到师傅徒弟的称呼。

  他约了自己和其他几个体育生周末出去玩,也就是后天。

  仔细安排了下行程,明天辅导雁雁,后天陪他们玩,大后天姐姐考完去接她。之后三个人就能过上没羞没躁的快乐暑假了。

  许文鸯躺床上玩了一会手机,之后房门被打开,虞婧带着蓝牙耳机腼腆着脸走了进来。

  “你回来多久了?”

  “大概一点吧,看你正午睡,没打扰你。接下来继续画画吗还是?”

  “唉,找不到感觉,我还是继续看看群友发的教学视频算了。”虞婧显得有点苦恼。

  “慢慢来吧,毕竟只是初学者,放松点。”

  许文鸯将她拉进了怀里,两个人各自看起了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