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我已经不是洗衣板了(补更)

  “啥???洗、洗澡??我直接去泡温泉不行吗?”

  “泡温泉前先洗澡算是对温泉的尊重哦?”

  迦灵很平静地说。

  “那个....洗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一起洗....也太那啥了吧?”

  “那是为了刺激兄长大人的记忆,是必要的。”

  “从某种意义来上的确太刺激了....”

  幸焦虑地绕绕头,明显有点不情愿,毕竟,迦灵又不是恋人什么的....再说了,幸也没有和恋人洗澡啊,突然就和她一起洗什么的.....感觉有点罪恶。

  “兄长大人那么不情愿吗?”

  迦灵盯着幸,不快地道:

  “明明初次见面的时候一直盯着我的胸看,前阵子还偷窥我的裙子,看得一副入迷样。”

  “呃不是,那是不可抗力,那种处境你也不是自愿的吧?”

  “如果不是自愿的,我会给兄长大人看那么久吗?”

  幸听到这话都快呛到了。

  “行吧....既然你都这样说了.....”

  幸说这话的时候,又偷偷瞄了眼迦灵发育丰美的胸型,以及顺下那被过膝袜裹勒的饱满大腿。

  幸在想,既然对方是自愿的,那洗澡的时候多看几眼,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你、你可别后悔哦?”

  幸忐忑地问,而迦灵也是被幸弄出地这种气氛,变得有点害羞了起来,连忙捂住了胸和裙子。

  “兄长大人.....色鬼.....我会裹毛巾进去的,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啊?”

  幸甚至直接失望。

  之后。

  在素白瓷砖所组成的浴室里,幸围着毛巾,光着脚走进浴室,然后来到了花洒下,拿出一张小板凳坐下。

  而躲在门口的迦灵,围着浴巾偷偷探出头,脸上红红的,还有点犹豫不决的样子。

  “以前你也那么害羞?”

  幸轻笑一下,心想迦灵果然还是太嫩了,她应该也就说说而已,实际行动还是很困难的。

  “没、没什么.....毕竟都隔了那么久了....一起洗果然还是有点不适....”

  “不要勉强了,真要恢复记忆我也不急,如果真的有这些事,我自然会想起来的不是?”

  “嗯.....”

  迦灵再次犹豫了一下,但一想到幸的记忆,还是鼓起勇气地提了下胸口的浴巾,光脚哒哒地走了进去。

  这间浴室很大,看上去是多人使用的,但是现在只有幸和迦灵俩人,显得有点空旷紧张。

  迦灵快步来到幸的背后,然后连忙系紧差点掉落的围巾,双手都有点慌乱。

  “其实....你进来了,我还挺尴尬的,我甚至不知道该怎么洗.....”

  幸苦笑一下,并没有背过去看迦灵。

  “我帮你洗吧,兄长大人。”

  迦灵扶着胸口的围巾,伸手拿下花洒,但是围巾的长度很短,迦灵光是捂住胸就很勉强了,大腿上的位子更不用说,尺度有希里亚穿的迷你裙一拼。

  幸甚至还偷瞄了一眼,那勉强勒住的饱满,随时会弹欲而出的极限,让幸差点没喷出鼻血。

  幸捂住鼻子,摇摇头让自己平静下来,尽量地不去看迦灵。

  老实说,如果他有这样一个丰满漂亮的妹妹,幸做梦都能笑醒。

  迦灵没有注意到幸的反应,她只是伸手试了下花洒,调整水温后便对着幸的后颈,道:

  “我开始了哦?兄长大人。”

  “嗯....嗯。”

  幸点点头,尽量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

  不过迦灵这边也是嫣红满面。

  她和幸一样,痴呆地注视对方的身材,鼻尖也隐约有溢鼻血的冲动。

  迦灵摇摇头,让自己冷静下来,她之前虽然摸过幸的胸口,但现在仔细一看,真的是被荷尔蒙乱散的身材迷得眼花缭乱。

  那健壮的背肌,顺至手臂的宽厚曲线,平时穿着衣服不知道,这样坦诚一看真的好诱人,这些男性魅力平时都没有暴露出来真的有点可惜了。

  但是....独占也未免不是一种享受。

  迦灵嘿嘿傻笑了一下,五指不由地放在幸的背,接着打开了温水喷流的花洒浇在上面。

  “兄长大人....你真的变了好多.....好多地方都变大变强壮了.....”

  迦灵的话语中充满了欣慰。

  毕竟她的记忆中,幸长大后就很少和她一起洗澡了,在三年前得知幸失踪,迦灵都没有再见到幸,那会是迦灵自己还很天真,她以为兄长大人会回来,谁知道一消失就是三年。

  “如果兄长大人你还记得失踪的事情,我真的很想和你好好聊一聊,这三年里我真的好担心,好寂寞,有时候连觉都睡不好,但是我还记得,兄长大人你走前留下来的愿望。”

  迦灵把手摸到胸口的紫雷纹章,她做到了,她现在是强大无比的S级猎手了,她让当年看扁她和兄长大人的家伙全部吃惊了,甚至她还报复了个遍,让当年数落她、排挤她,还害兄长大人没有脸面的家伙全部、一个不落地击垮,让他们再无斗志,甚至离开学院。

  但是现在,迦灵仿佛也失去重要的东西。

  幸回来了,但好像没有完全回来,对于伽灵来说,与幸的经历的故事,无疑是珍宝一样的。

  “兄长大人,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我经常来帮你搓背的,就是这样的感觉,你有映像吗?”

  迦灵拿抹布在幸的背上推了又推,双手轻而有力,加上沐浴露,滚滚泡沫冒出,在幸的背上有一种暖暖的舒适感。

  “是吗?还挺温馨的.....但我好像没有映像。”

  幸闭上眼睛,静静地感受着迦灵的服待。

  “是吗.....你不肯让我围毛巾,用胸帮你洗的事情还记得吗?那会我发育不好,你说蹭在背上像钢板磨砂。”

  “啊??”

  幸寻思怎么有点鬼畜啊?

  “还、还发生过这种事情?”

  “嗯....那会我很生气,一个星期没有理你。”

  迦灵怀念地说着,仿佛这些回忆不论好坏,对她来说都是珍贵的。

  “抱歉....我说实话....我还是一点映像都没有。”

  幸遗憾道。

  “没事,慢慢来,都试一遍,总会有映像的。”

  说着,迦灵就半合长眉,眼神迷离,羞红脸下,雪白小齿轻咬柔软粉唇。

  她的细指拉开浴巾,随着布绵脱落,被地板的积水渗湿。迦灵开始把沐浴露挤在胸上,盆着揉转几圈,蹭出挡住身躯泡沫。

  接着,她开始跪在幸的背后,小腰一伸蹭了上去。

  “哇哇哇哇——!!!”

  “啊啊啊啊——!!!”

  幸感觉全身触电,全身上下颤抖了个遍,忍不住地就叫了出来。

  “怎、怎么了啊!兄长大人你不要反应那么大啊!”

  迦灵也被吓一跳,本来就身心忐忑。

  “你你你你你——你拿什么东西帮我搓背啊!???”

  幸都有点难以置信了,不会真的就和她说的那样,要模仿一遍吧??那不是小时候的事情吗!?

  “难道.....不舒服吗?我现在不是搓衣板啊....”

  “不、不是那个的问题啊.....”

  幸明显有点急躁了,他拼命压住自己燥热的情绪,感觉再这样下去要充血了。

  “那.....我继续了哦?一下应该没有小时候的感觉。”

  说完,迦灵便红晕地抓住幸的肩,后臀微微抬起,腰弧变化,带着阻力的泡沫,微忍自己的敏感向上推。

  “唉?不是!等等、等一下!!!------!!!!!”

  幸感到了升天一般的触感,双眼都瞪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