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你的名字

  “这是你的名字,没错吧。”看到反应过来后愣住的贺罗,伊梦琅如此确信道。

  那是在幻梦中那位少年的名字,样貌她已经无法清晰记起,但她仍记得梦中提及的少年的名字。既然那时的她处在了魅惑的状态中,那么梦里另一个主角只能是跟魅惑相关的对象了。

  “是的,没错。”看着自己皮肤上陡然浮现的血红条纹,贺罗无奈地承认了。

  [得找找有什么舒服点的自杀方法了]

  这是学术闻名的吸血鬼家族,保不准会对自己做些什么。他可以乖乖做一只可爱的小家鼠,但做实验台上的一只小白鼠他可不答应。更何况他也不会相信吸血鬼对自己会有何人道主义可言。

  “如果是这样的话?...额,不对,好像这个也不是?那么...”

  伊梦琅正进行着脑内风暴,自顾自地嘀咕着。一旁的贺罗也不敢轻举妄动,不过他也有点好奇这些事的原因,说不定还能知道一些自己这“转生”的线索。

  “还有一种假设,就是他确实中了魅惑,确实以他的记忆生成了梦境。但他清醒着脱离了,反将入侵的我困住了?”伊梦琅说出来自己都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而贺罗听后寻思着挺有道理。毕竟魅惑这么感受下来,感觉就如同本该自由灵活的身体有了自己的意识,在跟自己较劲争夺主掌权一样。

  “真有意思。”伊梦琅笑逐颜开,看上去挺满意自己猜想的样子。

  “你的名字,是谁取的。”伊梦琅脑袋里并没有贺罗想的那么多。在她们的认知里,意识与身体并非绝对的统一的情况,罕见,但不能说没有。

  [看起来她好像还没察觉的样子。]

  “我们在那里以编号互称,没有名字。那是我看的书上,其中一个故事的角色名字,我很喜欢,所以给自己取上了。”贺罗看血红色条纹褪去,立马不动声色地撒谎道。

  “你很喜欢这个名字吗?”

  贺罗重重地点头,尽管他也不明白自己是否喜欢这个名字被重新拾起。越是刻意隐瞒或回避,最终反而越有可能露出马脚,往往是习惯更容易导致忽略。另外贺罗对自己临时编出来的这个理由,也很是满意。

  “那你以后继续用这个名字吧。我以后就喊你贺罗了!”

  “谢谢主人。”

  “说起来你了解我...这地方没?”

  “托百禾姐姐的福,我已经懂得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