祭日

  “斯~”诺维德看着自己手里的战报,不自觉吸了一口凉气,虽然说这批部队是艾斯德斯的护卫队,战斗力方面可能稍微高出其他的作战部队,但是西北军如此强悍的战斗力,确实让诺维德感到有些心有余悸,再联想到这批军队,大部分的装备都是自己打造的,诺维德表示,自己是不是有点养虎为患的意思,养的还是只母老虎?

  “主人,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西北军的战斗力绝对不容小觑。”漪涟也有些陷入沉思。

  诺维德没有说话,他把战报交给了漪涟,漪涟收起了诺维德的战报,签上了诺维德的名字,然后把他放在情报堆里。

  “立刻命令摩斯将军增加对于西南方向的军力防备,同时解除掉部分东南视频的休假假期,东南进入三级戒备状态,边境地区为一级战备状态,边境要塞关闭边境,对于来往的货物,商品严格检查。”

  漪涟停笔,看了一眼诺维德,“主人,您是害怕……”

  “艾斯德斯虽然说跟我的关系不错,但是说实话,一旦扯到西北军,她就只是看钱说话,”诺维德抽出来了另外一张情报关于西北军进驻何川行省,“奥古斯特手里还有一些王牌,足以打动她,让她与我们为敌。”

  “主人,艾斯德斯会同意与奥古斯特一起合作对付我们吗?”漪涟将自己的笔搁置起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来到了诺维德的身后,帮诺维德轻轻的揉压太阳穴,“她已经上过一回当了,难道艾斯德斯小姐会在上一回当?”

  “这有什么,只要军队有资源就能够发展壮大的,我是不会放弃和她合作的,这一点她心里清楚。”诺维德很舒服,将脑袋微微朝后靠,“而且那个女人掉起节操来可是让人觉得有些惊讶。”

  诺维德倒也不是小心眼,只是他需要考虑到一种可能性,原先西南军之所以跟东南军视同水火,却一直没有动手,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革命军给的压力,艾斯德斯鉴于西北军和东南军之间历史渊源不会动手,但是一旦她镇压了革命军,那接下来,东南军就可以腾出手来对付自己。

  “主人为什么一定要找她合作?”漪涟也感觉奇怪,直到现在,他也搞不清楚艾斯德斯和他主人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你要说二者之间只是曾经师出同门,但诺维德对于艾斯德斯的帮助实在是有些大,不说其他的那些装备基本上就是白送,但你要说二者之间是情人的关系,那也不可能,诺维德巴不得一辈子和艾斯德斯永不相见,两人之间的关系多少有一些友情之上,恋人未满?

  “纯粹是出于实力上的平衡,就好像上一次帝都那次的对决。”漪涟的手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他好像回想起了上一次恐怖,诺维德伸手,轻轻的摸着对方的头,让对方稍微放松一下。

  “主人真是深谋远虑……对了,主人,上一次你和柯乐小姐在那里说什么?貌似还挺激动的。”

  “没什么,只不过是一些散碎的小事情罢了。”诺维德突然感觉事情脑袋又变大了,赶紧揉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对了,我单独去一个地方,你这几天就在这里多呆一会儿吧。”

  “主人,可以不用在意我的。”

  “我只是感觉不和你说一下,总感觉内心过不去。”漪涟没有说话,只是放下了自己的的手,又再一次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处理起了战报。

  诺维德右手放在了漪涟刚刚替他揉弄的太阳穴处,歪着脑袋看着漪涟,看着漪涟的表情,他不自觉的笑了一下,接着消失了。

  “你为什么不反对她一下?”柯乐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我反对,那又如何,他肯定会去。”漪涟仿佛没有看到柯乐,继续在那里奋笔疾书,处理着军务和情报。

  “我实在是不明白,明明你自己心里不开心,为什么不对他说呢?你们两个实际上多一点坦诚,没什么坏处。”

  “我……”

  “是看见我们比较尴尬吗?”

  “主人会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用不着其他人去替他做决定,柯乐小姐,希望在这件事情上,你不用劝我了,我只要待在主人的身边,我就心满意足了。”

  “诶~”柯乐叹了一口气,“本来还想趁他不在,想把那个药给你,至于你现在不想要的话,那就算了吧。”

  “漪涟一切听主人的。”

  柯乐看着漪涟的侧脸,想了很久,今天上转身离开,嘴里还絮絮叨叨了一句话,“真是两个笨蛋。”

  ……

  “多兰先生,前面这一处地方,您真的不能去这个地方。”一个士兵尽全力的事,那阻挡一个老人往山洞里面走。

  “我负责编制东南地质史,这个地方是现存的,最近的龙兽出没的地方,这个地方我如果不去,我怎么完整的编纂这个东南地质史?”老头有些激动,这个人一旦扯到学术上的问题,即便你是天皇老子,也硬是要扯你几根胡须的意思,东南地区一共就两个最强的部落,九尾狐妖和龙兽,九尾狐妖就在诺维德身边,研究起来十分方便,但是这个龙兽就很难去研究。

  “可是多兰先生这个地方,您真的不能去不仅包括你,所有人都不能过去,就是所有东南人的共识,如果说您要去其他地方,我奉陪,但是这个地方您要过去,除非踏着我的尸体过去。”小兵是真的急呀,这个地方对于所有东南的情人来说,相当于一个爱情圣地,对于所有东南的老人来讲,这个地方是权力的圣地,对于所有东南人来讲,这个地方就是一个朝圣的地方,如果说他今天放这个老头进去了,那么接下来,他面临的情况估计是被所有东南人一起撕成碎片。

  “父亲,格光先生既然不让咱们过去,那咱们就听一下别人的吧。”多兰的女儿,艾乐尔,也在那里劝着自己的父亲,虽然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地方,但是既然他们这么一直竭力阻止他们进去,那就听别人的吧。

  “可是……这龙兽的遗迹,我舍不得啊!”

  格光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看起来终于把这个顽固的老头儿给劝回去了,这个时候,他突然感觉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让他进去吧。”

  “是谁在这儿胡说八道!”格光立刻火冒三丈,想回头骂人。

  “诺维德哥哥!”

  “参见诺维德殿下!” N,跟随多兰的那一批随从,是从东南王府里面抽调出来的一批人,如果说他们下跪了,那证明只有一个人来了。

  “殿下!”格光和周围所有的东南军士兵一起行了一个军礼。

  “多兰老师,跟着我一起进来吧!所有人都在外围守候待命。”自说自话一般拎着一个酒壶就直接朝着山洞走去,艾乐尔扶着多兰追了上去。

  “可是……”格光还想反驳,诺维德摆摆手。

  “他是樱乐公主的老师。”

  “是!”所有人都记起来了,今天貌似是樱乐公主的祭日……